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奈何人家武力值高

作业

私设有

字数:3023

关键字:遇见


————


京城.叶家.军区大院


 ’你要送我去学跆拳道?‘年仅七岁的叶修一脸惊恐地看着他爸,然后眼睛里向他爸投向炽热的希望的光芒,可我们叶将军冷漠的看着叶修,无动于衷。


 ’我不......‘声音在叶修他爸的视线下渐渐没了。


  年仅三岁的叶修就已经开始天天做一些体力锻炼,每天扎马步半个小时,因为扎马步使得下盘会很稳。而五岁时,就天天跟着他父亲跑圈打军体拳。


  叶修天生的没有叶秋乖,虽然兄弟俩一个赛一个高冷。叶修没有去被他父亲强制要求学习礼仪,但是为了让叶修安分点,干脆让叶修把体力消耗光。


 得,这倒是了。


  看这武力值高得,能和军区里的年龄大的小伙伴真人PK,如果超常发挥,还可以打个平手。


  叶秋叶修去学跆拳道了,五年后,这俩兄弟一个紫带一个红带


( 3级为蓝带加红杠:表示练习者的水平比蓝带略高,比红带略低,介于蓝带与红带之间,紫带。

  2级为红带:表示危险,已具备相当的威力,意味着克制自我以及告诫对手。)


  他爸想了想,觉得单单这样光刚不柔对性格上会有影响,这样不行,会在社会里碰钉子的。


  于是把他们兄弟俩召来,对他们说‘你们想不想轻松一点,就像在休息一样。‘


  兄弟俩头点得像小鸡啄米,然后,然后他们就被送去学太极了,其实也不是主太极,就是柔道为辅太极为主。


  刚柔结合,形意为神。


  三年之后,接受精英式教育的兄弟俩已经智商武力特别高,特别是理科,因为形还在,可是却要变化万千。


  他们已经可以称王了,孩子王。


‘哥,我想离家出走,下个月要参加国际钢琴比赛.......’叶秋严肃地向叶修提出这个问题


  叶修‘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脸上完全是一种不在意的神情。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叶弟弟看着自己放在床底下的精心准备的行李箱不见了,被气得把木椅子给踢裂了。


  叶修拉着行李箱,在思考良久之后随便买了一张京广铁路线[哔——],随便买了一张通往杭州的火车票。


  这个买票的身份证是找一个打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借的,对,那个职业选手正好要去杭州,顺路。


  俩人在火车上面聊得热火朝天,分开时还依依不舍的。


  这个职业选手回忆起来还不禁感慨,当初的那个小孩,怎么就没把他拉进青训营呢,看看现在,人家都跟着电子竞技一起上新闻了。


  叶修到了杭州,跑到最近的网吧,嘉世网络会所,先玩会再说。


  出去时,在巷子口看见一个人被一群人围着打,瞬间手痒了。


  展开太极的架势,侧踢,肩甩,下手快准狠,不愧是练过的,但是打法却是怎么流氓怎么来。


1V8,胜。


  哇,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其实他们没受什么伤,主要叶修是怎么爽怎么打。


  那个被打的人是被称作‘秋哥‘非常典型的’社会你秋哥,人狠话不多‘。


  ’秋哥‘在医院里醒来,看见叶修在旁边坐着,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好,我叫苏沐秋。‘


  叶修瞬间脱口而出’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too'


  呵呵,你当这是'How  are  you?'你顺口就接'i'm Fine.Thanks ,are you?'


  当练习小学英语呢?


  苏沐秋很讲义气,问叶修要什么。


  叶修回答‘你能收留我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苏沐秋最后还是收留了叶修,他赶着回家照顾他妹。


  他妹的名字叫做苏沐橙,也才十几岁,相貌还没有张开,但是眉眼十分好看,和苏沐秋差不多。


  反观苏沐秋,帅是帅,但是总觉得差点什么。



  一天叶修和苏沐秋挤在镜子前洗漱,叶修突然做捶拳状,你没我帅.......太矮了。


  可恶,居然没有办法反驳。


  叶修就在苏沐秋家里住了下来,可是,这里根本就是一个由集装箱构成的仓库。


  但是,那里记载了他们全部的回忆,苏沐秋和苏沐橙是孤儿,靠苏沐秋一个人把苏沐橙照顾大。


  很小的时候就尝遍人生冷暖,这是在京城的公子哥叶修体会不到的。


  那是他们最艰苦的一段时光,可是,这也是他们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可是.......


斗神的光芒已刻成永恒,


真正的神枪却被这时间尘封。


夺冠


三联冠


王朝建立


王冠陨落


斗神.......陨落


‘不好意思啊叶哥,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一叶之秋从此易主。



’真冷啊!‘叶修拉了拉衣服领,低下头,表情被头发所投下的阴影所遮盖。


  当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在舞台上并肩作战之时,那一刻,叶修无可避免的想起了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站在一起的样子。


——’我觉得荣耀这个游戏肯定会火,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帮别人代打,这样一定可以赚钱的。‘


——’我有个想法,我们可以做一个专门给散人用的武器。‘


——’你也就比我多赢十几场,少年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还很长的。‘


——’失败,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嗯,对,退役,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兴欣战队,成立。


  包子来兴欣的时候,放下行李给叶修一个飞扑。结果,叶修在脑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本能的就把包荣兴来了一个并不完全的过肩摔。


  随后俩人过了几招,真的,看叶修的那个站式,正统的太极。结果开打了,一个比一个流氓,叶修的那身手,一看就有一种秋哥的范。


  啊,你问秋哥是谁,问魏琛去。



  和嘉世打完时,一堆人,全都是愤怒的嘉世粉来砸场子。


  结果,兴欣有仨是混过的,唐柔大小姐练过,苏沐橙,苏沐橙跟着秋哥学的防身术。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比较冲动的已经被撂倒了。


  剩下的人作鸟兽群散状,都走了。


  那啥,打不过。


  叶修当年和魏琛打过,硬生生的把一个混道上的人打得叫小祖宗。


  和韩文清见面时的真人PK,还是叶修赢,没办法,人家他爸从小就折磨他。


  兴欣是冠军,叶修是冠军。


  他做到了,处于职业选手的晚期,可以夺冠,手速更是无人能敌。


  他回到了家,京城叶家,也是最初的归宿。


  叶修又被他爸训练了好些时日。


  叶修去拜访了那个曾经帮助他买火车票的哥哥,向他致谢,那个哥哥已经成家立业了,现在过得很幸福,他笑着看着叶修,祝福叶修得到冠军。


  他是奇迹,他是我们的骄傲。


  是了,他的过去我们不能参与。


  但是,他的现在,他的未来,我们可以亲眼见证,我们可以为他欢呼,为他喝彩。


  礼炮声在他背后响起,聚光灯打在他的身上,叶修,他有过灰暗,那是故人离去,有过光彩,建立王朝,有过孑然一身,陨落无依,但是他最终将回到属于他的舞台。


  就像他小时候,和叶秋一起,弹奏《鬼火》,演奏完毕时的荣光披身。


  这一路走来,他遇见了许多人,离别,分散,被现实所迫,被纸醉金迷所渐失初心。


  可是他也遇见了真心喜欢他的人,譬如说你,我。



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 瑞士.苏黎世


 一个身着长款风衣,一身无论是做工还是用料都非常考究的衣服,头发被整整齐齐地向两边梳去,戴着银边平光眼镜,脸上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的人跟随在俩姑娘的后面不紧不慢地走着。


  这个人不是喻文州,而是叶修。


  街边两旁是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两旁有各种颜色头发和肤色的人或单个或三两成群的走着,叶修的身上那种耀眼的光芒和从容的气质让人不禁微微侧目。


  这是叶修弹钢琴的时候所穿的衣服,指尖优雅地在琴键上跳跃,好像少女们梦中的王子一般。


  可是他也同时可以成为一名骑士。


  他的衣服也可以体现出叶修身上流畅的线条,叶修瘦了,但是,他身上的肉都变成了肌肉,而且特别是小腹上的,几乎快要有人鱼线了。


  而且叶修平常随意挥手的动作感觉特别有力,让人感觉如果被打到,就会很疼。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叶爸爸。


  ’有人抢劫!‘’小心!‘


  不远处一个持枪的人拿着一个女士包在街上冲撞,路人们见此状,也是赶紧避让,毕竟枪是不长眼睛的。


  谁也不希望让自己受伤。


  叶修朝着那边望了一眼,把平光眼镜收在风衣的口袋里。

快走了几步,像流氓一样猫着腰近身,夺枪。

上挑,天击,圆舞棍。


 侧踢,勾拳,过肩摔。


 干脆利落。



  看着赶过来的国家队员们,叶修朝他们露出一个微笑,再比了个‘V’’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END.



评论(15)
热度(638)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