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周叶]一拜天地【废稿】

21号开学,住宿,怕是写不完了

至于为什么写不下去,是因为时间线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军阀的时间线是肯定跟不上《一拜天地》里面的因为红【】兵让他们当街.......等等,是不是暴露了什么【打脸,对,就没想写甜文!理直气壮

不打TAG,留在主页当纪念

--------

文名《一拜天地》PS:就是听一拜天地有感而发,但是肯定不会那么写就对了

军阀周泽楷X阴阳先生叶修

跟着我念:大甜饼【中肯地接受群中太太们的意见,甜得胃疼的那种甜,齁得流泪的那种甜】

——正文——

  冰冷的荒芜给漫无天际的黄土涂上了一层有一层的不安,是冬天到了,比往年更加严寒难耐,地上的枯骨被漫天的沙尘裹上土做的冬衣,残破的头骨咧着黑漆漆的嘴,仿佛嘎嘎地笑起来,在寻求着一点温度的施舍。

  在外的寒风扭动着腰肢,和枯枝败叶跳舞,狠狠地撞击在纸糊的窗子上,整壁墙都晃动了几分,沙沙掉落一点沙粒,但是屋内的温度却丝毫没有被夺走。躺在床上的人面色苍白夹杂着几分狼狈,五官很是英俊,被汉打湿的头发一丝一缕地贴在额头上,露出紧闭双眼上的剑眉来。厚厚地被子像糊窗子的纸糊在他的身上,好几处都看见白色的纱布上沁出鲜血。

  旁边从屋子的斜角拉出一条绳子,上面挂着湿漉漉的军装,床边上还坐着个人,穿着素色长衫,三七分的碎发,后面也是短发,显然是把辫子剪了,但是不知为何留下两寸指头那么宽的长发,拿绳子细细的绑住,垂到后腰。

  修长素净的手上拿着一杆烟,是有很多棉絮的劣玉,用来做烟杆也倒合适。里面好歹不是那害人的鸦烟,只是什么烟倒是不知道,闻起来淡淡地清香。半透明乳白色的烟雾风轻云淡地将外面和里面划分为两个世界。

  床边的人半是垂闭着眼睛,隐约露出无神的眼睛,看得并不真切。

  用指腹捻了一下冰凉的烟杆,摸索着帮床上的人盖好被子,扶着墙走到门口,抓空了好几次才摸索到了门锁的花纹,平静地打开了门,没有任何言语地走出了房间。粗粝碎沙摩擦在门板上,余留着最后一点人烟。

  屋子里一瞬就冷清了下来,从未有人来过。

  静默良久后,躺在床上的人的双眼轻微地动了动,缓缓的将眼皮抬上去,有几分茫然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看到了军装,还有细细的被军装拉低的绳子。眼皮又变得沉重,跌入黑暗,与外界隔绝。

  待到再次醒来时,周遭装饰华丽与大气并存,雄浑与奢侈同在。却不是那间小房间了,而是周府。

  这“周府”来头可不小,是前朝一家富甲一方的巨商的院子,装横费尽心思,雕梁画栋,可惜,这晚年“清”福没有享到。偏偏国破了,再也没有天高地远九五至尊的皇上,有的只是割划地盘的军阀们,还有讨伐军阀的人民群众工人农民。

  现在周府的主人名为周泽楷,也被视为“土皇帝”,性质嘛,大抵和独占一方的土匪头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好歹统领是个读过书的人,勉强能够冠冕堂皇而又名正言顺地摆在明面上来。

  选址好,依山傍水,坐北朝南,规格齐整,风水不错,据说是叶先生帮忙挑的地儿。

  叶先生据说只是一个名号,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在涉及这道上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气大得很


评论(3)
热度(9)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