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退役不好好待在家里去旅什么游

半架空 叶修退役后去旅游

群作业,文中出现的城市描写是我已经去过了的,这样会感觉真实一些。

关键词:城市

字数:3154字

————

  适应了江南微风的轻抚,再回到炎热湿润的华北平原,叶修一遍遍地搓着自己的胳膊,北京的太阳炙烤得皮肤如火烧一般。


  大片大片的云不过半晌就被烤化了,只残留些许轮廓,这是华北平原。


  武汉也不好过,被称作大火炉的九省通衢也是热的令人受不了。


  每到夏日,全国的气温是出奇的统一,那就是热。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逃往南半球避暑,由于夏季太阳在北回归线周边徘徊,这可非常令人苦恼。


  叶修今天去来到了北京,这是叶修的故乡本土。北京是科技文化政治的集中区域,我们的首都被列在季风区,属于温带季风气候,夏季高温多雨,冬季寒冷干燥,当然,这也是十分教科书般的介绍了。


  北京主要是人文景观,作为首都,根正苗红的叶修是对它抱有叶父潜移默化的热爱。


  “回北京了,下一步要不去江西那边吧。”叶修背着一个不大的双肩包,嘴里喃喃着自己的计划。


  其实北京,叶修是可以无阻通行,有许多背景深厚的朋友,一个权势滔天的叔叔,一个非常厉害的家族,一个拥有着全球500强公司的弟弟,随便说出一个都不得了。


  可叶修偏偏靠自己,不和任何人说,一张身份证,一台相机,一张信用额度很低的信用卡和一点现金。


  北京的人文景观叶修小时其实也没有看,被叶家当做接班人培养,没有空闲时间可以出来到处玩。


  “嗯……故宫的票好难买。”叶修随口说了一句,将身份证递给工作人员。


  叶修,很少出面,即是在微草主场,好好地穿个衣服,几乎就是另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文艺青年。


  叶修走走拍拍,看着经历战火历史遗留下来的痕迹,浅浅地笑了笑,历史更迭变化,分分合合,最终却又走在一起。


  没有人认出他,叶修也没觉得自己得了冠军就优越于别人,平凡地走过这何其崎岖的道路,与周身所以的人一样。


  就这样,就这样就好,让一切归于平静,让一切随风而去。


  无声无息,伴随着夏日倦懒的轻风,和着绿叶里传来略微吵闹的蝉鸣。


  但平静也如湖上的平镜,转瞬即逝。


  一只手搭在叶修的肩上,叶修惊了惊,相机里的画面由于拍时轻微的晃动而拍糊了。


  叶修转过头,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防晒服的男人手还搭在叶修的肩,王杰希。


  “摄影技术很好。”王杰希对叶修说道。


  叶修不知道王杰希是在讽刺他那张拍糊了的照片还是真的在夸他,所性也就没接话。


  “你消失了半年,了无音讯,到哪儿去了,介意和我说说吗?”王杰希也没怎么表示,换了个话题。


  “我去旅游了,从杭州开始,绍兴,宁波,温州,舟山……先在杭州溜达溜达,又去苏州,好好地逛了拙政园,再去了安徽,登了两次黄山,可惜天公不作美,两次都没拍到想要的,然后去了九江庐山,三叠泉爬的要吐,遇上了难得一见的天晴……”叶修向王杰希分享着他去的地方,一边将照片展现给王杰希看。


  各色秀丽而又美轮美奂的风景呈现在王杰希的眼前,相机里的内存卡非常充足,足足有几百张照片都还不算什么。


  叶修遇见了王杰希很高兴,一番游玩之后邀请王杰希去他家做客,王杰希点点头,外面很热,热的要蒸发了,然后王杰希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辆高档商务车停到他们的面前。


  “万恶的有钱人。”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对叶修正色道,叶修哈哈地笑,将王杰希扯上车。


  “这可不是我,要说就说叶秋去,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化作云到处飘游……行了我不文艺了,感觉一股恶寒袭来。”叶修搓了搓胳膊,感叹了一句。


  车行驶得十分流畅,没有任何堵车的情况发生,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叶修的家。


  王杰希认得这里,这儿是军区大院。


  “我老头子在这住,我也经常回来看看这儿。”叶修下车帮王杰希把车门打开“很久没见到你们了,怎么样?”


  王杰希对叶修说“我再等等,等高英杰能担起一切时我再走。”


“到那时我恐怕已经旅游到冰岛去了。”叶修不知道是真是假地说,邀请王杰希进门。



  叶父叶母此时都不在家,叶秋日理万机,屋子里空空荡荡的但是很温馨,是有人长期住的大房子,处处是生活的气息。


“来给你看看我的照片!”叶修兴致勃勃地将相册给王杰希看,想要将这些都分享给王杰希,让王杰希知道他的过去。


  第一面的是叶家双子的照片,两个青葱少年一左一右的站着,第二张是一位青年穿着军服的照片,低着头看着一本书。


“这是老头子年轻时在上海拍的照片,挺有意思就保留了下来。”叶修向王杰希解释着,继续翻面。


   一个少年和叶修还有叶秋在一起站着,面容严肃,但是眼睛有不对称。


  王杰希眼睛一跳,看向叶修。


“哈哈,王杰希我和你说我就是要带你来看这张,这好像是你。”叶修拍着大腿,眼里笑的有点泪花渗出来。


  王杰希仔细回忆了很久,照片中的确是他小时候,可是真的有那么早认识叶修吗……


  “叶修,这张照片是在那儿照的。”王杰希问


  “嗯……看这里,应该是在恭亲王府。”叶修擦去眼泪,手在照片上指了指。

 

“好了我知道了,我们去看下一张吧。”王杰希眼神飘忽了一下,向叶修催促道。


  叶修也识趣,继续翻了几页,大都是些生活照。


  然后有一张塑封的陈旧照片,叶修,苏沐橙和一个和苏沐橙长得很像的男生。


  “他是苏沐橙的哥哥,叫苏沐秋,照片是我们在西湖拍的。”叶修一个个给王杰希介绍。


“这些好像都与你有关。”王杰希看着这些照片“几乎都是有你的照片。”


  “对啊,这是我专门的相册。”叶修对王杰希笑着说。

 

“第一赛季与他们的合照,这是郭明宇,就他,没还我钱。旁边这是老韩,还有这个是雪峰,这个是老魏。”叶修指指点点,脸上还是化不开的笑意。


  王杰希没打扰叶修,安安静静的听着叶修讲,安安静静的看着叶修。
 

“和老韩的单独照。”


  “黄少天和我们见面的时候。”


  “联盟的合照。”


……


  叶修讲了许多许多,王杰希也只是听着,时不时活跃一下气氛。


  我们来自不同的城市,因为荣耀,我们被聚集在一起,或是看着人潮涌动,或是欣赏江边夜景。


  因为我们要在一起打比赛,我们可以到处去了解你所处的地方。

 

“咔哒——”一声,门响了,一个不是很显老但是目光如雄鹰,脊背挺得笔直的人回来了。

  看见家中来客人了有一点意外,再仔细看看,突然笑起来。


  叶修一家给叶修叶秋过生日,带去恭亲王府玩,王杰希的父亲也是叶父的熟人,正好碰上了。


  王杰希当时大约五岁,叶修叶秋大约八岁,叶父和王父就凑一起去聊天去了,小王杰希和叶修玩了好久,发现爸爸还没来,以为不要他了,就伤心得哭了起来。叶修连忙去安慰王杰希,哄了好久才好。


  最后大家都照了照片,还给三个小朋友照了相,叶修相册上的那个有王杰希的照片就是这么来的。

 

  于是王杰希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被邀请去吃饭,然后去参加宴会。


  即是经过了瑞士第一大城市以及全欧洲最富裕的城市苏黎世之后,电子竞技渐渐走向大众化,不过依旧还是不为众人所知。


  叶修和王杰希穿着西服,在会场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宴会里的人没多少认得他们,他们也得个自在,文客北穿着西装拿着香槟,进度缓慢但是仍然看得出是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文客北在家里可是有正经工作的,所以被别人缠着结识,表面上是认识认识交朋友,其实就是搭人脉。


  成人世界的法则叶秋是熟知的,但也因为如此,他不想让叶修去接触这个。


  为了活跃气氛,有才艺的人表演才艺,叶修也跃跃欲试,想弹钢琴。


  曲目为匈利亚钢琴之王弗朗茨·李斯特的《泉水》,又名《钟》。


《鬼火》那么难的练习曲叶修驾驭不住,唐柔也弹不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没那个勇气公开弹。


  叶修还是去弹了,李斯特的《钟》,叶修曾听过李云迪演奏的《钟》,也听过沈文裕的《野蜂飞舞》,很敬佩他们能演奏出这样的高难度的曲子。


专注,优雅,轻盈。


  弹着琴的叶修变得那么的陌生,里面融入了叶修的情感,没有那么浓烈,但是真真切切。


  像桂林漓江的水,像九江庐山的雾,像安徽黄山的云,像乐山峨眉山的阳,像苏州园林的雅,像杭州西湖的秀,最后又为北京的庄肃。

一曲终了,震惊满堂。
 

  而叶修永远也没想到,王杰希拍下来的照片会被其他大神收藏。

 

  不过,管他的,有什么关系,叶修还要继续去旅游,继续去行走。

  指不定哪一天,你就与叶修在自己的城市中擦肩而过。

  END.

评论(19)
热度(507)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