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吴叶】人生导师

时间线略微地修改了一下,不用在意。

CP:吴叶【西湖组】

--------

  嘉世的一群人穿着嘉世的队服,坐在楼外楼,捧着一杯果汁当作庆功的酒,桌上的龙井虾仁,西湖醋鱼,都是清淡的口味,但是吃起来却是真的好吃。

  陶轩邀请队员们去楼外楼吃饭,典雅的屏风,华丽的顶灯,西湖的荷花开得正盛。

“我们是冠军!”陶轩红光满面,举着杯子里的竹叶青,站起来向大家祝贺。 

  

  一群年轻的小伙子们穿着队服,庆祝他们的胜利,只有叶修,喝不了酒,向陶轩申请去外面吹吹风。

  其实也是,大夏天的,吹吹风完全就是借口。

  叶修其实是出来买烟的,结果一出来一个有点奇怪的男人示意他过去。

  叶修当然不害怕,听话地过去了。

   这是一家开在西泠印社旁边的不知道是卖什么的店子,招牌上行云流水地三个大字‘吴山居’。

  门外靠着一个穿黑风衣的男人,手上夹着一根快燃尽的烟。

  男人的头发很短,看上去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给叶修真正留下深刻印象的却是男人的一双眼睛。

  像是承担了几千年的岁月,眼神苍老,掌握大局却漂泊无依。

  男人开口“去,帮我买包烟。”将一百拍叶修身上。

  叶修正想拒绝,男人随后补上一句“25的黄鹤楼,剩下的都是你的。”

  叶修错愕的接下钱,买了一包黄鹤楼和一包芙蓉王,将零钱装进队服口袋里。

  将烟递给男人,男人立刻拆开烟,从风衣里拿出Zippo点上火。

  叶修心里有点犯嘀咕,男人的Zippo绝对是真货,怪不得这么财大气粗。

“谢了,你叫什么?”男人抽了口烟,吐出白色的烟雾。

“我叫叶......叶秋。”叶修被男人看着,不由得有一些紧张,感觉一下子就被看透了。

“哦,我叫关根,一名作家。”男人兴致不高,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感觉很累,肩背却依旧挺直。

“你的叶秋是取自一叶落知天下秋?”关根又问道

“不知道,不是很清楚。”叶修回答道,紧张让他一不小心吐出了京腔。

“北京的?我倒是听小花提起过当初沸沸扬扬的一个挺好玩的故事,不过我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关根把烟按在墙上,将手伸进风衣暗袋“今天和你有缘,赏你件东西。”

  将一块浅绿色的东西抛给叶修。

  叶修接住一看,是一块玉,叶子形状的玉,玉质地温润,色泽泛水光,包浆自然,绳子是由金丝编成的镂空五股绳。

“你.......”叶修惊愕地看了看手中的玉,再看向关根。

  关根没说话,将头低下又抬起。

  沉默半晌,开口说道。

  “送你句话,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语气漫不经心地说着。

  风刮起,关根的风衣领子被吹开,叶修瞪大眼睛。

  脖子上两道狰狞的划痕显然不是自己能做到的,别人........划的?

  关根转身走进吴山居,门被带上,徒留叶修在门外面发愣。

“队长,你在外面不热啊,快走吧!”嘉世队员向叶修喊着。

“哦.......哦来了!”叶修收好玉佩,朝嘉世队员跑去

“嗯,小队长,说说,遇见谁了?“”嘉世队员朝叶修坏笑着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呵呵,竞技场走起!”叶修朝嘉世队员呲牙

“切,小叶有本事不用一叶之秋,来JJC。”另一名队员也来掺一脚。

“来就来,又不怕你!”叶修回应道

  .......

  当初一起走的人,只剩叶修孑然一身。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嗯,说的对啊。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叶修抽着烟,低下头。

  后来,叶修遇见了值得他在那里的归处,兴欣。

  那是可以专心于荣耀的地方,一个温暖的地方,而且有着足够的希望。

很好的地方。

  历经千辛万苦地拼搏,草根队破开了昔日的王朝,斩断了即将建起的王朝。

——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结局。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

  能够毫无保留的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京城·叶家

——解家几代人以北京为中心经营的庞大商业帝国,甚至可以为了吴邪的计划而全盘放弃。

  今个儿家里来了一个身份较大的访客,东山再起的解家家主。叶修穿好正装出来会见,来着是解家的家主,身着粉红衬衫却丝毫不显弱化,粉红衬衫仿佛是用来调节自身的气场。

  踩着万人的骸骨一步一步向前爬去。

  听说解家家主已经不年轻了,但是岁月却对他是留情面的,一点也不显老。

  看见叶修来了,解家家主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眼神一转,看见了叶修身上的玉佩——关根当初送给他的玉。

  脸色瞬间就变了,带一点急切地问道“你身上的玉是哪里来的?”

  叶修如实回答“一个叫关根的人给我的,大约在2015年的时候。”

“是他......他还说了什么?”解家家主脸上若有所思,追问道。

——那个男人,叼着黄鹤楼的烟,穿着黑色的风衣,靠在墙边,漫不经心地对叶修说,我希望这一路走来,所有人都能好好活着,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结局。我们也许不能长久地活下去,请让我们活完我们应该享有的一生。

  ......

 “明白了,告辞。”解家家主朝叶修点点头,转过身离开了叶家。

【 云顶千山走过看日升月沉,听一厢风雪声, 风雪落尽又问是谁人在等,隔一扇青铜门。】

【是曾见他,风雪飘摇故人入画,梦醒不知真假。也曾见他,千山暮雪藏海一花,是时光无人作答 。】

   一个人走在雪山上,藏袍上繁杂的花纹也抵不过雪花的结晶,冷钢刀置于腰间。

  吴邪和叶修,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永远不可能在一个世界。

  没在家里待几天,叶修就被体育总局召去当国家队领队了。

  在四强的时候,遇见了不想遇见的强敌,可是荣耀之路却从未断绝。

  

  叶修在训练室里面常常忙到指针过转,但是每到最累的时候,摩挲着叶状的玉,感觉里面有生命的气息。

 

 最后终于赢了,世界邀请赛的冠军,赢得了属于他们的荣耀。

“我们是冠军!''

  记忆之中,好像谁也曾说过这句话。

  兴欣的全员都在楼外楼里庆祝,庆祝国家队的三个冠军。

  门外有一个穿连帽衫的人,背着一个背包,站在楼外楼门前,仰望着招牌,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曾经有三个人,一个叫王胖子,一个叫吴邪,他们三人被胖子叫铁三角。

  后来长白山上的宿命,一人去独守。

  残酷的宿命让大男孩成长为男人。

  他们故事的结束却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END.  

评论(13)
热度(204)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