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喻叶】塞西尔大酒店

这是给柯柯的礼物!! @崇柯 

一定要是糖糖糖!!!

原梗:塞西尔大酒店


CP:喻叶


--------


  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的塞西尔酒店,是叶修此次前来入住的地方。


  酒店的风评并不是很好,因为在这里曾多次发生命案。


  叶修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就是另类独行。

 

  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西服,白色的内衬,白色的领带,浅色的皮鞋。但是叶修手上却提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不过酒店的工作人员并没有起疑心——叶修直接交了一个月的定金。


  叶修的房间在五楼的尽头。


  五楼的尽头,正对着安全逃生通道。


  楼梯里面黑得几乎看不见转层,也没有绿色的逃生标志,像这样的楼梯,踩下去绝对会摔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落地。


  叶修打开房门,插上卡,打开灯,房间里很干净,但是就是有一种让人不自在的感觉。


  当然,叶修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虽说他是人类,但是他的精神,已经超越了凡人,那就是,他完完全全不怕这些东西啊!


  是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但是最可怕的便是心脏的鬼神。


  不过叶修表示,不用慌,论心脏,起码他是超过一般人,虽然,这根本不可能和混政治界的人比,那些人简直就是千面桃花九尾狐,玲珑翡翠八孔心,不过,不用管那种东西,反正我们也不讲这个。


  软软的单人床很大,勉强可以睡下两个成年男子,酒店提供的热水叶修不打算用,他直接倒在床上,将行李随手一放,关上灯,就这样穿着西服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窗户外面吹着不太寻常的大风,风停的一瞬间,从窗户进来一个黑色的影子,举止优雅,没发出一点声音。


  影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叶修的床前,羊毛地毯上没留下任何压痕。


  黑色的影子将苍白的手抚上叶修的脸,白色的西装以及床单在黑暗中也十分显眼。


  不知何处来的一声叹息,影子摇了摇头,俯身吻了上去。


  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尝,叶修的眼睛睁开,看着面前的黑色影子。


  ’喻文州‘叶修喊出他的名字


  ’叶修,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喻文州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明明是问句,可是真的鲜少有人能问的这么像肯定句。

哦,对了,喻文州他不是人。


  当然,这没有骂人,这是事实,喻文州是一个吸血鬼 ,很优雅的喝着干红葡萄酒的那种。


  但是令喻文州想骂人的是,干红干红,去掉所有的糖分酿成的葡萄酒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加入苹果醋或者雪碧,含有大量糖分的饮料。


  不会喝真的不要买,要喝自认为口感好的葡萄酒直接去买便宜的劣质的葡萄酒就行了。


  喻文州微笑着非常诚挚地向一些人表示,放他的口粮一条生路。


  不然叶修就真的要贫血了,那种血的滋味,令人无法忘却。


  ‘就是来玩儿的,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大半夜地跑到我的房间里,嗯?‘叶修起来喝了口自己带的水,坐在床上,没有半点像是刚刚睡醒应该有的模样。


‘我?我也是来玩的,因为有你的地方便是我的归宿。‘喻文州又凑过去亲了亲叶修的嘴角,眉眼弯弯。


‘好吧,你自己玩去,我要工作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仔细想想,塞西尔大酒店啊。‘叶修从行李箱拿出一堆零散的零件,组合拼装成一把抢。


’知道,塞西尔大酒店,著名的黑色大丽花事件发生地。‘喻文州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所以,你现在穿一身白色的西服是想干什么。‘


’白色西服装逼用,你不用在意这个,真的。‘叶修说着,准备去开门。


’嗯.......文洲,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啊?你说为什么外面没动静了。‘叶修收好枪,转过身向喻文州走去。


’是啊,叶修,我觉得你来塞西尔酒店应该是和我度假而不是工作的,所以我就擅自.......时间宝贵,不说了,你是不是应该补偿补偿我?‘喻文州坐到床上,手指似有似无地在床单上滑动。


’好吧,我们的喻文州有点生气,我觉得我应该补偿他。‘叶修走到喻文州面前,用手拉住喻文州的风衣领口。


’接下来,你该怎么做?‘喻文州没有半点动作,叶修这样服软,还真不多见。


’文洲,你认真的?‘叶修反问道,将喻文州的头按住,用舌尖细细舔着喻文州的唇,描摹着唇的形状。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眼里笑意更深,手也开始解着西服的扣子。


离太阳升起,天空泛白还有三个小时,时间还足够做一些事情。


  

END.



评论(6)
热度(155)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