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王叶】春风化梦

主王叶,叶受记梗群七夕活动文。

肝了5700+,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

有私设,不要带入现实

1.

 缓慢地踏过小径,不惊动一丝一毫的露水,缓缓地抱住你,就像春风那样,飘荡进梦里,在你的额上印下一个吻。

2.

 燥热的空气将热凝固成了实体,随便挥动一下手,就能感受到滞碍,随即又流动着将胳膊包裹起来,包裹得严严实实。

 夏天,就像一个粘人的小奶狗男友,粘粘糊糊地环抱着你,而你和夏天的约会从来不止于此,还会和你亲密地接触,场面可谓热辣,随时随地都能让你大汗淋漓。这个时候,不少人都会怀恋冬天那个老狗哔,还会拒绝出门和夏天约会。

 叶修转着笔,被自己的想法啊给逗笑了,扑哧一声虽然非常简短,但是在昏昏沉沉的,连翻动书页的声音都不曾有,只有老师的声音扩大在拥挤的教室里时,就非常明显。

 讲台上面不是高龄骨灰级教师,不是因为风趣幽默而心宽体胖的地中海,也不是一心扑在教育事业前沿显得刻薄的老师,而是一个老气横秋的青年。

 二十多岁的年龄,硬生生被他活成了六十岁将要退休的大爷,半正式的修身衬衫服帖地挂在很明显的衣架子身材上,一副风格冷淡的眼镜搭在高挺的鼻梁,薄薄地镜片挡住几分眼里不悲不喜的淡然神色。双层保温玻璃里面泡着决明子杭白菊胖大海一些明显的中老年人养生的方子,不过也没有单独用枸杞一味药材来泡水,很明显地不给任何人diss他喝枸杞的机会。

 不过讲台上的老师并没有把叶修怎么样,只是不咸不淡地瞥了一眼叶修,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将教材轻轻地放在台上,挽起一道袖子,两片略显凉薄的嘴唇上下一碰便吐露出噩梦般的低吟:“现在也不讲多的,最重要的是实践。大家准备一下,从指针的三十到第二节课下课,我发一张简单的测试卷给大家做,目的在于查漏补缺,所以成绩各凭本事。”

 万年不变的扑克脸老师,此时倒是对着同学们来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嘴角向上扬起十五度,眼角也带着明显的笑意。

 顿时就将平时激烈讨论他的同学迷得七荤八素,差点找不着北,安静的教室里变得嘈杂,仔细听十有八九都能听见“王杰希”这个名字。

 叶修手上转着的笔停了,他看着王杰希的这个微笑,从里面捕捉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是独属于王杰希特有的性质。

3.

 这个准备一下真的就是一下,丝毫不留情面的雷厉风行。

 雪白的测试卷在那一瞬铺满整张桌面前,王杰希要求所有的学生把书桌上堆放的课本给挪下来,窄窄的过道瞬间就不能过人了。王杰希带着一摞纸从前门出去,从后门进来,让后面的同学往前传,自己则是慢慢地挪到倒数第二排叶修的旁边。

 叶修他的同桌今天没有来上学,不知道他到底是彻底地放飞自我了还是回家自主学习,更或者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因为皮一下很开心导致自己骨折进医院了,总而言之,叶修旁边的桌子就空了下来。

 王杰希顺理成章地在叶修旁边坐了下来,在这方圆3X3的地方,学生们都暗自倒抽一口气,后背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坐姿不知道端正成什么样。

 叶修看了一眼离他最近的同学,战战兢兢地奋力开垦着雪白的试卷,只可惜在草稿上演算半天都没有结果,整个人都慌张得不得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个王杰希吗。”叶修这么想着,铺开草稿纸,看到题目的瞬间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糟糕,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叶修回味着刚才王杰希的那抹微笑,越看越S。

 哦,原来此人不仅肚子黑,心还黑。

 但是他的腹肌倒是肌理分明,排列得井然有序,由上到下,虽然白却是很健康的肤色。

 叶修看着题目,思绪越飘越远,直到王杰希的手指的骨节在他的桌面上轻轻地叩了两下才恍然回过神来。

 “叶修同学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连题目都不看了?”王杰希压低声音,略哑而又低沉的声音带着课堂上没有的小钩子,给叶修撩拨得,又是心神一动。

 “肚子黑。”叶修老实回答道,然后不再理王杰希,专心去做题。

 王杰希摘下眼镜,折起来,然后从叶修的书包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出一个眼镜盒,慢条斯理地装好后又塞回去。

 动作轻得连叶修都没听到半点动静。

4.

 叶修简直想骂王杰希缺德了,出的什么鬼题,用天马行空来形容也是半点不为过。

 这些涉及的知识点,全然改头换面。

 就好比原本要从一群人的里面挑出男的,现在改成挑出女装大佬了。

 “咳咳,这个比喻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奇怪。”叶修心里想,手下的运算也不停。

  王杰希也没有半点表示,就是单纯地坐着而已,但是这个视角比坐在讲台上面还威胁,所有的同学都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头上更是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本来还想耍点小聪明的人都偃旗息鼓了。

  考完这次随堂考,就应该中午放学了。

 学霸学神三两成堆对教室依依不舍,然后逐步从讨论题目的话题变向大型互吹互捧环节。

 “哎呀这题我怕是拿不到分了,这次肯定输给你。”

 “怎么可能,这么说下来这里扣3分,前面马虎一点,绝对比你低。”

 还有这种

“啊啊啊啊怎么办,王杰希(说名字小声BB)突然出这种题,完了我怕是废了。”

“怎么办,这次考炸了。”

 但是以上这些人说的话,都通通不要去相信。

 就算是低也低不到哪里去,差也只是差个一两分而已,纯粹是骗骗学渣小白而已,戏精学院大佬们上线。

 叶修没时间和他们互相吹捧,他还赶着回家做饭。

5.

 说出去谁信?没人信。

 你说叶修做饭好吃吗?不知道,真的没人享这口福。

 叶修他家住的离这里很近,但是不是所谓的学区房,而是富人区。

 就是那种小区环境好到爆炸,安保措施非常完善,从小区门口到家门口,那是完美地防线,那天末世来了,丧尸来临,我的天。

 一道大门门禁,一道东西区分区门禁,单元楼门禁,电梯门门禁,防盗门指纹一层,钥匙一层,车库里停满了各色豪车,甚至还有有钱人家的实体车大型手办,不开就是停在那里好看。

  叶修的学校倒不是什么贵族私立学校,只是个有着几十年校史的重点,但是架不住从这出去了不少实业家还有名人,所以学校里的气氛一直处于比较微妙的阶段。

  一方面很是开明开放,另一方面两极分化严重,学生们的攀比心思很重,主要是学习上面的,而且学生会的手里有实权,里面的学生的档案上镀的都是满满的金,推出去全部都是模范代表。

  普通人不用去管那些藏在阴暗面藏污纳垢的弯弯绕绕,只用明白实力代表着一切,成绩碾压所有就行了。

  这些倒是和叶修没什么关系,都不是他要关心的事,他现在要赶着回去做饭给某人吃。

  那个某人就是王杰希。

  王杰希是叶修以前的邻居,对门靠对门的那种,说是竹马对竹马也一点不为过。

  竹马竹马之间差了七岁,感觉就是王杰希是邻家大哥哥带着小屁孩到处瞎玩。

  因为王杰希,叶修和王杰希每个暑假都过得非常快乐。

  6.

  王杰希是属于隔壁家的孩子。

  典型的造句就是“你看看隔壁家的王杰希,再看看你,你怎么还在玩。”

  “你看看隔壁家的王杰希,你好意思考这么点分?”

  “你看看隔壁家的王杰希,你要是有他一半就好了。”

  这时候有人反驳他的家长“我昨天还看见王杰希去网吧了。”

  家长冷哼一声“那人家怎么考得这么好。”

  说多了都是泪。

  有了王.家长眼中的乖孩子.模范代表.杰希带着叶修去玩,那真是,玩疯了都是。

  暑假作业带着做,进度条比5G下载都快。

  大概是太过于开放,理应顺理成章的会养成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

 只是叶修这骨子里一脉相承的血脉太过正直,对这个世界有着明晰的是非观念。平日里没有多少念想,想要的都有了,久而久之也就养成叶修一种不同寻常的性格。

  遇事不惊从容而对,不会被任何东西诱惑,本心是什么就按照认定的走,也不会因为别人几句不痛不痒的话而改,因而骨子里又刻下了几分凉薄。

  叶修家家境殷实,只是父母常年像上了发条的木偶,全球各地连轴转,逢年过节也是聚少离多,仅是将礼物从半球另一边寄回来,写几句苍白无力的套话。家庭氛围如同苟延残喘只剩一底浊油的油灯,豆大的光浮在油上明明灭灭

 大部分时间一栋房子里就住着小小的兄弟俩。

  前年叶秋因为成绩优异而被叶父送到国外寄读了,于是这栋大房子里,孤独就像幽灵般蔓延开来,包围着叶修,如影随形。

  王杰希盯着这个同他肩一般高的孩子良久,一通越洋电话飞跃了大半个地球,从此将叶修栓在了身边。

  7.

  本来是王杰希照顾叶修的,可惜王某人的生活技能似乎全然点亮在了家务上,做饭的技能树只是堪堪点亮。看起来不怎么样,吃起来也不怎么样,这一顿饭的意义似乎就是填饱肚子,除此之外没有仍何用处。

  于是叶修这个常年做饭荼毒弟弟的人下厨了。

  不说色香味俱全,起码是碾压王杰希做的压缩午餐【比喻王杰希的饭和压缩饼干一个味道】。

  然后秉着做饭的人不洗碗的原则,叶修也就担任了做饭这一巨任,其余的清洁工作由王杰希完成。

  王杰希的这套房子本来是用来当婚房,俗称娶媳妇用的,叶修倒是抢在王杰希未来女朋友之前入住了。

  “今天不用做饭了,叶修。”王杰希冷淡的声音从门口传到客厅,手上还捏着一张雪白的纸,上面用红笔圈圈点点写得很是详细。

  叶修听见这声音就发觉不好,王杰希已经很久没有用这中语气和他说话了。

  一般回来都是带着笑意和他打招呼,这种带着漠然和冷意的声音明显的表示王杰希生气了。

  叶修有点慌神,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王杰希。

  王杰希出的这张卷子的题型,其实王杰希上个星期的周末和叶修模模糊糊地提到过。

  “叶修?”王杰希将小夜灯旋到最暗,喊了一声叶修。

  “嗯?什么事情啊。”叶修的上下眼皮有点打站,眼前模模糊糊地,似乎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只是声音清亮,一点也不像睡得失去清醒的人一样。

  “没睡吗?”王杰希在叶修身边躺下,帮叶修理了理搭在额头上的碎发。

  “嗯......”王杰希的手轻轻地在他额头上扫过,困意一阵阵地袭来,叶修快要抵挡不住,嗯了一声,声音比之前带了几分困意。

  “那我考考你吧,假设......如果将这改为......”

  王杰希的声音在叶修的耳旁回荡,却丝毫没有进到脑子里的意思,最后王杰希好像还问了一句,如果这样你会做吗?

  他似乎嗯了一声,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叶修挺委屈的,他没说自己会做这道题,就是嗯了一声,结果王杰希就把这道题出上去了。

 王杰希想考一下大家,顺便看看叶修口中的会做是多会做,结果叶修做出来的这题真是挺一言难尽的,也难怪王杰希会生气。

 然后他们吵了一架,叶修独自躲到书房里吃泡面了。

 自此之后,叶修就开始和王杰希陷入冷战中,看起来似乎是叶修单方面的。

8.

  在离毕业开始个位数倒计时的时候,叶修在教室里写卷子。现在的复习只是心里安慰而已,会的人自然就会,不会的人依旧不会,但是万一哪位欧皇复习到了要考的题岂不是中大奖了。所以还是复习吧。

  下晚自习之后,叶修被学生会的喻文州拉到后操场。

  “叶修,我有话对你说。”喻文州的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仿佛能够化成一缕清风,一抹云雾。

  叶修看着喻文州,再看了看周围的小操场。

  天上些许星星,构成了一条平静的河,好像划开牛郎织女的那条银河,点缀着紫色的光晕还有云影。

  如此良辰美景,正是花好月圆之际,两人看上去佳偶天成,问此时最适合什么。

  叶修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喜欢王杰希。

  所以看见这样的场景,他第一个在脑海里面浮现的人是王杰希。

  要问他喜欢王杰希的什么,叶修说不上来,但是看见王杰希时心的跃动,因为王杰希而喜悦,却又不明白到底高兴些什么,这一点,叶修什么都不知道,全凭着一心慢慢地粘着。

  “叶修,虽然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但是......”喻文州说着,缓缓靠近叶修的耳畔“我喜......”

   喻文州的声音被打断了。

  “叶修。”冷淡的声音,熟悉的声线,朝夕相处几年的人。

  王杰希来了。

  喻文州显得非常不悦,目光中夹杂着狐疑和针锋相对。

  但是王杰希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拉起叶修的手腕,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王杰希,你干什么!”叶修挣脱王杰希的手,低着头,并没有看王杰希。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取下眼镜之后的眼睛里面有锋芒一般不敢让人对视。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要接受喻文州的告白?”王杰希的声音很平淡,但越是平淡就越让叶修不敢去看他。

  “这是我的事情吧。”叶修快要气笑了,亏他刚才在喻文州告白的时候想着王杰希,但是这一刻,叶修突然就觉察了,他喜欢的不是现在的王杰希,不是现在这个随时都可能有着伴侣的王杰希,和他住的房子里面随时会搬进一个漂亮温柔的女朋友或者是男朋友。

  他喜欢的是回忆中的王杰希,那个将他从冰冷孤单漆黑别墅里救出来的,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王杰希。

 答应父母要照顾他,结果现在别人和他告白也要管吗?

  都做好了注定单恋的准备了,居然连忘记的权利都没有,不能再上面覆盖一层新的回忆,一想到王杰希,心中的甜蜜就会酝酿成苦涩,以后看着王杰希结婚,还得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

  那一晚回去,王杰希欲言又止,但是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9.

  叶修考完了,从考场出来的那一刻,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感到了一丝茫然。

  现在该何去何从,难道要搬出去,还是重回叶修那个空无人烟的大房子。

  叶修在旁边看到了王杰希,不管出于什么,他还是对着王杰希笑了一下,打算回去就收拾东西。

  毕业了,毕业季。

  落叶随着风离开大树,飞入蓝天。

  王杰希在叶修准备越过他走过去的时候,拉住了叶修。

  “我们谈谈吧。”王杰希今天将头发梳了下来,整个人的气势缓和了下来,显得有几分温柔。

  “嗯。”叶修点头,和王杰希进了一家咖啡店。

  咖啡机打磨咖啡豆的声音,银色小勺搅拌咖啡时撞出的叮当声,外面拥挤地考生和家长,这些声音都交织在一起,显得无比喧闹。

  但是和王杰希面对面地坐着,一切便蒙上了一层不可多言的静谧。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看着叶修的眼睛“你要走,对吗?”

  “嗯,东西都收拾好了。”叶修还是一如既往地直言。

  “那,那也挺好......你准备搬到哪里去。”王杰希将咖啡搅拌出一个小漩涡,眼神也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叶修从来没有看见过王杰希这样一副表情,觉得有些新奇。但他不准备将喜欢王杰希这件事情说出来,省的令两人都尴尬。就让这个秘密藏在心底,烂在肺腑之中就好。

  “我准备回家。”叶修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奶茶,看着窗外碧绿的爬墙植物被太阳照射得通透,竟然还有心思去想,今天的太阳挺大的,是个不错的日子。

  “不行!”王杰希突然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咖啡溅到了桌子上摆着的布艺花,很快就被颜色亮丽的花吸收了,晕染出一小片深色。

  王杰希察觉自己有些失态,顿了两秒,才抬起头,神情明显比之前郑重地对叶修说“叶修,我知道我这样不对,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我没喜欢过人,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关于伴侣的事情......”

  王杰希语气有些急促,说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看了叶修好半天才将最后真正要说的话说出来“我喜欢上你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

  叶修呆愣地看着王杰希,自己的心里翻涌起了惊涛骇浪,将肺腑里的淤泥冲洗得一干二净,阳光直接照入心中的最底层,将一颗心照得通透。

  咖啡店门口的铃声响了一声,正好响在叶修话音之间,让这份回复显得并不是那么真切。

  “好巧,我也是。”

End.

  


评论(7)
热度(71)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