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all叶】天下第一魔修[七]

接着就是应该到蓝雨城了,这种东西我能是能写长,但是真的,对话很占字的,你看我剧情推得这么快,因为里面都没说几句话的,我觉得这样不行。

最近大佬们都在虐黄少天,我越发觉得于心不忍,想给黄少天发点糖


-----

叶修感觉到身体中有一种力量循环着整个周天,然后一切的灼烧感,刺骨寒冷,全部都没了。

 

 

倒是循环着,体内渐渐地有了两种不一样的力量,一个带着一点微凉,一个是温和的温热。

这......是那些刺骨冰凉和炎灼伤体东西转换而来的?

 

 

叶修不禁地想。

 

 

只能靠自己了。

 

 

叶修站起来,动了动手臂,然后拍了拍染上污迹的衣服,慢慢地走回小屋。

 

 

他永远都记得,他叫叶修,他是叶修。

 

 

小屋里面冷冷清清的,像是经过了几年的时光,灰尘积满了台阶和桌子,推开门,尘土被扬起,闪烁在阳光里。

 

 

叶修取下不知为何,未沾染上一丝尘埃的素衣,换上之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屋子。

 

 

连最后一点人烟都消散干净。

 

 

叶修看着周围开得异常岁月静好的花,还有纷飞的蝴蝶,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远离了这间屋子。

 

 

走上出谷的道路,叶修终于没有再回头。

 

 

刚出谷,百花谷却已经消失在叶修的视野里面,周围是渺无人烟的荒凉之地,长着略发黄的,普通地小草,瘦小,干枯。

 

 

太阳此刻隐没在云层之中,天色越来越暗,云层也越积越厚。

 

 

不好,看样子是要下暴雨了。

 

 

大风卷着沙土向叶修袭来,远处也听得到闷闷的雷声。

 

 

电光划过,惊得云层惨白惨白。

 

 

一柱电弧劈下,直顶顶地朝着叶修劈下来。

 

 

周身被紫色的电弧包围,还隐隐约约带着黑炎。

 

 

巨大的光柱使得周围的土地变成焦土,而在雷电中间的叶修却无事。

 

 

这难道就是风暴眼?

 

 

这一切都无从得知。

 

 

但是叶修只觉得眼睛里面传来刺痛感,随后流下了血污。

再睁眼时,雷电早已消逝,倾盆大雨从天空倾泻而下,洗刷着焦土。

 

 

叶修原本乌黑,透露着灵动的眼睛,变得清澈起来,颜色变得暗沉,好似幽深的古井,无波无澜。

 

 

一下子,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长成了一个少年,约莫着有十五十六岁的样子。

 

 

大雨淋湿了叶修的素衣,也淋湿了他披散着的乌黑的头发。

 

 

像在世间游荡着的孤魂游鬼,无依无靠。

 

 

这让叶修想到了前世,他还是一个网络写手的时候。

 

 

也是小时候,大雨倾盆,学校里放学又晚,学生们都有家长来接,唯独叶修,等了许久许久,

 

 

也不见人来接他,学校里的灯都关了,只剩下寥寥几人还在学校里。

 

 

叶修冒着大雨跑回家,路上很滑,叶修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掌被污泥和血,印得模糊,路灯和来来往往的车,照得这场大雨愈发朦胧。

 

 

等他回到家里时,门却是关着的,房子里面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人烟,而且门被锁住了,叶修拿钥匙也打不开。

 

 

他靠在门口,浑身颤抖,周身不住地发冷,热量一点点地被冰冷的衣物抽干。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人的门开了,一个头发颜色偏浅的少年,伴随着柔和而温暖的灯光,出来了,而这个时候,叶修的意识已经朦胧了。

 

 

他只记得那个少年的嘴角有着虎牙,尖尖的,好像太阳光的锋芒,可以斩破黑暗。

 

 

当天晚上,叶修就发起了高烧,39.4的温度烧的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好像还有作业没有写,还有,这是哪里。

 

 

不知道......

 

 

只知道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在冬日里,晒着太阳,也是这样的感觉。

 

 

最后,叶修只知道他跌入了一个黑沉的梦里,梦中光怪陆离,却是现世安好的模样。

 

TBC.

评论(12)
热度(96)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