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all叶】叶修都这样了就不能让他嘲讽一下你们吗(中)

2018的贺文,甜甜甜!


----


叶修离家出走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怎样地谋求生存,而是学会伪装自己。

 

 

有没有家人,这对叶修来说,并不重要。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就像绕过河中石块的水流。

 

 

擦肩而过,却什么也抓不住。

 

 

这是病吗?

 

 

人们只是一般将大部分类似的堆积存放在一起,然后将它们命名为正常,但是远远不如它们或

者超过它们的,便是异类。

 

 

轻则排斥,重则消除。

 

 

亲人逝去,头等大奖,高考优异,天灾人祸......

 

 

这些或喜或悲的事情,没有任何感觉。

 

 

风掠过湖面,才发现,湖面原来只是镜子,不会起任何波澜。

 

 

叶修泡在黑网吧里面,看着周围的人的动作。

 

 

因为胜利而互相击掌,哈哈大笑,因为一个操作错误就焦急烦躁,狂拍键盘破口大骂。

 

 

这是叶修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情绪如此外露的景象。

 

 

叶修因为出身,从小就是在上层社会流连着。

 

 

而一般的富贵或者权贵人家的子女,教养都是一等一的好,连生气也是保持着风度——因为不保持的话,会被礼仪老师惩罚。

 

 

虽然小小的孩子并不知道为什么要遵守这些,但是他们知道一件事,就是不遵守就会被惩罚,被责骂。

 

 

太早踏入成年人世界法则的孩子们,也并不纯粹。

 

 

这也算从另一方面地加剧了叶修的情感缺失。

 

 

不过,从现在开始学起,还不算太晚。

 

 

因为,患有情感缺失衍生的孤独症的人,脱氧核糖核酸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异。

 

 

叶修,可以活120-150岁,不会衰老。

 

 

就像被诅咒的八百比丘尼一样。

 

 

谁说长寿,永生是祝福而不是诅咒呢?

 

 

眼睁睁地看着所爱的人比自己先死,最后周围已经没有一个人还记得你认识你。

 

 

这个时候,没有情感,反倒是件好事。

 

 

就在叶修佯装玩电脑,其实是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叶修看见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棕栗色,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少年,在那里沉静地操纵着手里的键盘。

 

 

这样的人,做的是代打的事情。

 

 

叶修根据这几天在网吧里所见到的人推断出来这样的结果。

 

 

不过叶修也不会去管这些。

 

 

路上的一只麻雀受了伤,普通人肯定会或怜悯或同情地看着它,或者爱心泛滥地更会去帮助它。

 

 

可惜了,麻雀不知道是自尊心太强还是生性凉薄,帮助它一般都不会得到报偿,而且也不会去吃你喂给它吃得食物。

 

 

叶修自始至终都不会去帮助这个麻雀,因为他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多少人因为社会的舆论压力而接受不了,可是又不得不去触碰,和别人进行人际交往。

 

 

可是不去在意不就好了,别人说就让他去说,众口难调,谁能妄求统一?

 

 

叶修便这么实施着,要是他没有患这个什么病症,他肯定也不会去过多地追求别人的看法。

 

 

这个代打的少年好像和别人不一样。

 

 

到底是怎么不一样,叶修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

 

 

只是看着他打赢了露出的笑容,叶修有点想笑了。

 

 

不是被迫需要笑,而是想尝试一下发自内心的笑,虽然,他感受不到那样的一种情绪。

 

 

那个棕栗色头发的少年,嘴角勾起的弧度有一丝嘲讽,还有张扬,还有自然而然的那种洋洋自得的感觉。

 

 

叶修关了他打通关的一款游戏,看了看那个人玩的游戏,打开,然后试玩一下,看看也会不会出现那种感觉。

 

 

虽然这样感觉有点蠢,恢复感情难道是这样子就可以促成的吗。

 

 

但是叶修就是莫名想尝试一下。



TBC.

评论(12)
热度(350)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