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all叶】叶修都这样了就不能让他嘲讽一下你们吗

迎接2018的贺文,甜甜甜☆⌒(>。≪)

 -----


如果黑暗中只有一个人行走,那么也不必害怕黑暗。

 

 

长久以来,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这样的一群人。

 

 

没有喜怒哀乐的能力,他们被定义为情感缺失。

 

 

情感缺失之后,会有一个特殊的病症出现。

 

 

几乎每一个情感缺失的人,都或早或晚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孤独症。

 

 

人类是群居动物,离开了社交就等同于与世界隔离。

 

 

可是患了孤独症的人就可以完全脱离社交,独自一人待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只需要可以基本维持生命体征就可以存活,而且普遍寿命高达120岁-150岁,体内自由基维持不变,不会衰老。

 

 

叶修,便是一名孤独症患者。

 

 

因为医学上对此症抱有怀疑态度,而且并不知道具体特征,也不好和心理或者精神上的疾病区分,所以并无此症,甚至人们都没有耳闻过。

 

 

只有一些私人机构,在进行特定方面的研究。

 

 

孤独症,因为范围分布广,几乎遍布全球,可是又数量稀少,连1:100000000的比例都达不到。



所以,叶修出生之后,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太大的异样。

 

 

叶修并不是没有尝试着去融入着团体,发展社交,只可惜,因为他是异类,所以人们潜意识地就将他排除在外。

 

 

所幸,叶家的礼仪非常地周道和完美,叶修也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十五岁那年离家,也没有任何感觉。

 

 

在叶修看来,叶父,叶母,叶秋还是其他人,都只不过是他所认识的人。

 

 

而且对于陌生人或者认识的人,叶修也没有什么感觉的人。

 

 

所谓认识,就是知道他的姓名,知道性别,记住他的五官,然后或者还有一些性格,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认识了。

 

 

别人的任何所作所为,对于叶修来说,都是不被他所理解的。

 

 

但是他也只好学着他们的动作,语气,来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没有感情,也就代表着不会生气,不会开心,不会恐惧,不会爱,不会难过,不会忧郁,不会激动......

 

 

在叶修八岁的时候,他终于学会了“笑”。

 

 

人们一般可以看见叶家大少爷穿着精心裁剪的合身的衣服,像一个精致的白瓷的娃娃,虽然精致,却没有表情的变化。

 

 

叶修每天早上起来对着镜子练习笑,要求叶秋做动作,然后他照着模仿。

 

 

起初叶秋还挺配合,可是后来也不耐烦了。

 

 

叶修只好扯着脸两边的肌肉,慢慢地琢磨到底该怎么笑。

 

 

后来,宴会上熟悉叶修的人在交谈着,感叹着,叶修终于会笑了。

 

 

叶家的大孩子,从小就安静地有点很吓人,不哭不闹是好事,可是也太安静了。

 

 

面部自始至终都是只有一个没有弧度的嘴角和眼睛。

 

 

和旁边大哭大闹或笑的傻乎乎的叶秋完全不一样。

 

 

自此之后叶修就每天对着周围的人笑得很灿烂,天真得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一样,他周围

地人都以为叶修好了,也就不那么在意这件事情了。

 

 

可是叶父,也就是叶上将,在军队里识人的本事练就地炉火纯青,看到叶修的时候,暗觉心惊。

 

 

虽然是在笑,可是眼里却还是和以往一样地,没有任何喜悦的感情,他只是控制着脸上的肌肉让别人以为他是在笑而已。

 

 

其实还是和以往一样。

 

 

叶修很聪明,在家教的教导下,成功地掌握了除中文以外的英语,法语。

 

 

大概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就像知道地球的构造一样简单。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又真真正正地知道,地球的构造呢。

 

 

钢琴,小提琴,叶修跟着音乐老师学习乐器。

 

 

穿着小小的燕尾服,弹奏得精准,但是音乐老师却更喜欢叶秋一些。

 

 

因为叶修弹奏出来的音乐,只不过是一堆精准的音符罢了,没有任何情感,包括连普通人的那些不入门的弹奏起来,也绝对比叶修有感情。

 

 

叶父看着这些,只是沉思了一会,没有过多地干涉叶修。

 

 

他看着叶修长大,知子莫若父。

 

 

叶修身上的事情,不知道是好是坏,只不过......叶父只希望叶修可以活的像个普通人一样,这样就足够了。

 

 

其它的东西,就都随叶修他自己吧。

 


终于,十五岁那天的晚上,叶修离家出走了。


TBC.

评论(27)
热度(699)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