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我不可能抄袭,如有雷同,她(他)抄我的!!!

【一叶叶】冬雪现时

一发完

甜甜甜


------

在一片星海之中,渐渐的有了生命的迹象。

 

 

他说不上早,也绝对不晚,他诞生了。

 

 

初始没有任何思维和意识,就像一只任人摆布的木偶。

 

 

但是,很快,他的头顶上就会浮现出银色的称号,这代表了他正式地诞生。

 

 

四个间隔不算太大的悬浮在他的头顶上的银色的字,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看着面前,卷着嘴角,笑得像猫一样地少年,眨眨眼睛,将这个人记住下来。

 

 

这才15,16岁的样子,我的master,是他吗?

 

 

是的,就是他,名字叫做叶修。

 

 

后来有着很多很多的生命从这里诞生,从蛮荒之地离开,在这个星海的地方,得到新生。

 

 

叶修的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少年,操纵着一个名为秋木苏的神枪手。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迅速成为荣耀中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提到一叶之秋就会想起他身旁的打法华丽,操作精准的名为秋木苏的神枪手。

 

 

操作秋木苏的人,名字叫做苏沐秋。

 

 

一叶之秋,到底是双生并蒂的双胞胎叶修叶秋,还是一叶落知天下秋,秋木转而又复苏。

 

 

这些,一叶之秋都无从得知。

 

 

但是,一叶之秋,是他唯一地称号,他的主人,是叶修,仅仅是这些就够了。

 

 

忽然有一天,叶修依旧如往常般操纵着一叶之秋抢稀有材料,一杆乌黑的战矛划着银色的冷光,孑然一身独自为战,那个打法华丽的神枪手,却不在他的身边用绚丽而精准的子弹为他挡住麻烦。

 

 

秋木苏变成了一尊一动不动的,没有灵魂的木偶。

 

 

是发生什么变故吗?

 

 

一叶之秋转头又看了一眼叶修,看见了他的眼眶有一丝泛红。

 

 

他今年才刚刚18岁吧,因为营养不良,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可是他却撑起了这个残破也算不上温暖的家。

 

 

身旁一个小女孩眼睛肿肿的,一看就是哭了好久的样子。

 

 

时间过的很快,但是却又是缓慢的。

 

 

斗神成为了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标识,千千万万的人向着斗神趋之若鹜。

 

 

那是神,那是王朝中至高无上的王。

 

 

火红的旗帜上的枫叶燃烧的炽热,斗神之后的那个操纵者,叶秋,成为了荣耀中至高无上的荣耀。

 

 

一叶之秋不明白叶修为什么改名,但是他很高兴看着这个充满着朝气的面容,还有那独属于胜者的傲气。

 

 

我的王,我的master。

 

 

我愿意永远陪伴在你的身边。

 

 

第四赛季,枫叶燃烧中的灰烬飞向万里高空。

 

 

霸图夺冠。

 

 

纵使一叶之秋依旧挥舞着那乌黑的战矛,银光划破四周的乱流。

 

 

可是,输了就是输了,战场上只剩嘉世的一叶之秋一个人,对方刺客的舍命一击将叶修带走。

 

 

输了。

 

 

然后嘉世,嘉王朝慢慢地从中间枯朽,城墙已经开始掉落着细小的砂石。

 

 

即使一叶之秋每次都是最努力的那一个护着全队队员,但是却无能为力。

 

 

大势已去,无力回天。

 

 

曾经的老牌俱乐部,曾经的王朝,跌落到了一个十分难看的地步。

 

 

第七赛季,一叶之秋看着面前早已不是少年的男人,想摸一摸他的脸,告诉他你已经为他们付出了很多了,可是无能为力。

 

 

明明相隔如此之近,可是却又是如此遥远。

 

 

可望而不可及。

 

 

一个冬天的晚上,一叶之秋看着叶修操作着他,在竞技场和别人对战,然后叶修赢了。

 

 

本来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可惜对于接下来来说却是微不足道。

 

 

亲眼看着叶修将自己交出却不能阻止,看着他刚刚还完成着高难度却精准的操作的手在微微

 

 

颤抖,自己却无法握住那手。

 

 

一叶之秋想和叶修拥抱一个,可是接下来,却是就此别过。

 

 

下雪了,真冷啊。

 

 

西湖上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并且越下越大。

 

 

像是想将这个世界染成纯白无垢的颜色。

 

 

再见,一叶之秋。

 

 

再见,叶修。

 

 

END.

 

 

世界邀请赛结束后,一叶之秋幻化出实体,把沉甸甸的战矛直接仍在地下,不管周围人是何等惊异,一叶之秋跑过去把叶修抱住,把这些年想过的事情全都做了一遍。

 

 

对,全部。

 

 

包括你们想的。


评论(11)
热度(141)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