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黄叶】站台

尝试一下自己没试过的文风

————

在阴雨连绵的天气里,黑色雕花护栏后的火车候车站上,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男人。

  一个人的手里提着棕榈色的行李箱,在等着火车,另一个男人双手空空,倒是戴着一顶做工考究的帽子,是一位十分有气质的绅士形象。

  “您好,请问你要去那里呢?”那位戴帽子的男人看着提着行李箱的男人,摘下帽子以示尊敬。

  “您好,先生,要说细说的话,我倒是要去很多地方。”提着手提箱的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叶修。”

  摘了帽子的那位男人微微欠身,对着叶修说“我叫黄少天。”

  “我的目的地,那可不好说,我去来旅游的。”叶修有点苦恼于这个问题。

  “没关系,倒是这个,我可以喊你叶修先生吗?”黄少天询问道。

 

“还是喊我叶修吧,不用如此生分的。”叶修朝黄少天笑了笑。

  “好的,叶修,你是不是练过钢琴?”黄少天看着叶修提着行李箱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略好奇地问了问。

  “是的,大概是最近练舒伯特的歌有点忘我了,手上起了茧子,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叶修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着自己的手,回答道。

  “是不是舒伯特的《魔王》?还是他的《小夜曲》。”黄少天想了想,从脑海里翻出了这位德国近代艺术歌曲的创始人的资料。

  “是的,看来你对音乐有些研究。”叶修说。

  “不,不是,仅仅是我闲暇之余听听弗雷得利克·肖邦和弗朗兹·李斯特的歌曲而已。”黄少天摇摇手,表示自己并是很了解音乐。

 

“我想我想好该去哪里了。”叶修抿嘴笑道“乞力马扎罗山。”

  “哦,印度的乞力马扎罗山,我猜猜是不是因为美国作家厄内斯特·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黄少天有点兴奋地回答到。

  “是的,我想去看看基博峰,查加语中黑白相间的意思的山峰。”叶修略赞许地点点头,看着黄少天,显然,这样和他志趣相投的人可不多见。

  “那么还想去那里呢?”黄少天很是高兴,他喜欢和叶修这样的人打交道。

  “东阿尔卑斯山脉的大格洛克纳山。”叶修说道。

  “我还以为是阿尔卑斯山脉最险峻的勃朗峰,相传在3000~4000米还可以采摘到高山玫瑰。”黄少天向叶修走进了一步,脸上的表情比较高兴。

  “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去巴尔干山脉中的玫瑰谷。”叶修显然也看见了黄少天往前走了一步,但是他也没有任何表示。

  “那倒也是,我倒是很想去科迪勒拉山系的安第斯山脉和洛基山脉看看。”黄少天有点向往地看着叶修。

“洛基是北欧神话中的火神,,容我猜测一下,难道是因为这个而期待的吗?”叶修轻笑出声出来“啊,抱歉。”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这样没错。”黄少天的脸有点微微泛红。显然,因为这种原因而想去,的确是有点说不出口。

  “洛基是上等神,也是毁灭之神,和战争一样会带来毁灭啊。”叶修想到什么,脸上的笑意减少了些许。

  “无论是希波战争,伯罗奔尼战争,红白玫瑰战争还是巴尔干战争都带来了毁灭,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黄少天也沉默了一会,答道。

  “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英国克兰韦尔空军学院,法国圣西尔军校,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每个国家都有军事学院,因为他们害怕着战争,不希望战争,但是也要做好准备。”叶修叹了一口气“抱歉,和你说这些。”

  “没有事的”黄少天说“我们可以谈谈酒,你看。”

  有一个人正拿着一瓶看不清标识的葡萄酒走过去,这正好可以让他们避开这个沉重的话题。

  叶修换了个姿势,这种姿势和黄少天离得更近。

  “那么少天,考考你咯,最贵的葡萄酒有哪些?”叶修说道。

“我想想。”黄少天说“最贵的标准瓶装葡萄酒是1787年的拉斐庄葡萄酒,16万美元,最贵的加烈葡萄酒,1775年的雪莉酒,4.35万美元。”

  叶修脸上的笑意又回来些许了,他的气息黄少天感觉得到,黄少天觉得,自己脸上一定是好像喝了酒一般,带着微醺的模样。

  “最贵的大瓶装,也就是五升佳酿的葡萄酒,1945年产出,被公认的20世纪最好的酿酒年份之一的一年。售价是11.4614万美元。慈善拍卖会最高售价的葡萄酒,1992年的皇家鹰鸣赤霞珠,50万美元。”黄少天几乎是一口气报出来的。

  叶修觉得黄少天真的是很厉害,知识面这么广。


  黄少天看着叶修,心中有几分不舍,明明是萍水相逢,可是却像彼此驯化的狐狸 。
 

  在几十亿的人群中能够遇见你,那该是多么地有幸。
 

   “黄少天。”叶修指了指自己的手表,朝着黄少天抱歉地笑笑“我要走了,希望可以再见。”

  黄少天踌躇了一会,待到叶修将要迈步的时候,抱住了叶修。

  叶修身上的味道一瞬间充满了黄少天的鼻腔,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是叶修的味道。

  脑内产生多巴胺和分泌出来了费洛蒙,黄少天想,这就是一见倾心,一见钟情的感觉吧。

  叶修愣了一下,放下行李箱,非常干脆地转身回抱住了黄少天。

  叶修抬头,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朝着他无比阳光灿烂地笑了笑,拿着帽子遮住他们,在叶修的唇上印了一个轻柔的吻。

  “叶修,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旅行吗?”黄少天问到。

  叶修的脸上有一点淡淡的红晕,好像刚刚是黄少天喂他喝了酒一般。

  “好,当然可以。”叶修放开黄少天,整理一下衣服,提起棕榈色的镶铂金行李箱。

“我们走吧。”黄少天从叶修手里接过行李箱。

  他们将会去世界上的每个地方,或是人潮喧嚷,或是静寂安好,他们,行走着,和小王子一般,随着星星,随着风,随着月亮,随着云,走过这世界。

  END.

评论(4)
热度(69)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