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捕鬼者[一]


  架空 ooc 叶修非常淡定

不恐怖搞笑流

看三天《鬼喊抓鬼》来的灵感,原题目是夔。

@饕之妖妖

@修罗忧乐 修罗忧乐太太!

————

  叶修一个24岁的宅男,去便利店买便利食品时经过一个巷子。

  虽然吧,在这个一晚上都是被光污染的城市里,一般来说,大晚上的都是没什么事的。

  凌晨一两点,大马路上还会有社会人士飙摩托车,几个染的五颜六色杀马特头发的小混混,在街上无所事事。一群群吃夜宵的吃货表示,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扛不住自己的胃的请求,用薄弱的减肥意志力思考了一下,然后兴致勃勃地去各大烧烤摊撸串去了。

  日夜完全颠倒了,各个修仙党比赛谁先猝死,一两点成为常态,三四点是日常,通宵的不在少数。

  所以,按常理来说,才十点左右,正是夜宵摊上火爆的时期,人应该是很多的才对。

  可是大街上面空荡荡的,居民楼上窗户倒是多数亮起了。

  叶修提着饭走在街上,思考着今天是什么日子。

  三大鬼节一个也没到,新闻上也没有报道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修感动地想到,一定是他们修仙过度,肾透支了。

  叶修乃何者人也?一个没有固定工作,没有五险三金,靠着打游戏代打勉强赚取生活费的小宅男。

  他不记得他的父母长什么样了,自从有独立的记忆开始,他就是一个人独自生活,接受完义务教育才发现根本交不起高中的费用。

  算算,就算他初三毕业,十六岁,到现在也在这个社会上混了七八年了。

  混了七八年,没混出个什么名堂,倒是结识了一些社会人士,反正认识的人参差不齐。

  但是人脉广,非常广,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叶修总会第一时间听到。

  譬如他最近就听到一起十分扯淡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是灵异都市传说的事情。

  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个大约十五六岁女孩,失踪了五天,最后躺在巷子里,问起什么一概不知,好像失去了五天时间的记忆。

  叶修对于这些灵异传说保持中立态度,既没有不相信也没有排斥。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种玄乎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他第三次走到这个巷子的时候,叶修终于发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但他又不是等闲之辈,遇到这种事情那是淡定如斯,不就是鬼打墙吗?

  其实仔细想想,鬼又能怎样,人又能怎样,恶鬼伤人,心有执念,比鬼神更可怕的,永远都只是人心。

  况且他手里有吃的有喝的,困几天都没关系。

  于是叶修继续在前面走。

  你想想,一个处男,好吧,一个元阳未泄之人,年轻精气盛,额上两肩三把火烧的正旺。

  可是在暗中窥伺的事物,看着叶修的火,不是普通人的火,是烧的那种蓝紫色的光芒,强烈的冷焰火。

  不是硫磺,不要拿化学和叶修说,他又没学多深入,区区九年义务教育的初级得不能再初级的化学。

  其实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但是可以用科学掩饰过去。

  遇鬼了却不得不掰成吃了精神方面的药物或者致幻剂,因为那是未知的领域,那是刻在我们骨子里面已久的敬畏。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这本是个玩笑话,却不知是否有意触到了真相。

  鬼神之说被科教兴国给压了下去,而为什么还是有人信。

  那是我们知道,他们存在着,我们敬畏着,是人人心照不宣而不可言的东西。

  叶修觉得这样一味地走下去不是个事,他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往回走,然后还偏偏不走到路灯底下,而是靠着黑暗角落的墙壁开始津津有味的吃起饭来。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古道常言,一餐不吃饿得慌,吃饭是最重要的。管他什么玩意,先等等,吃完了饭再说。

  叶修扒着饭,看着路灯底空荡荡的,心想到,要是有大鸡腿就好了,如果没有大鸡腿,红烧排骨也不错啊。

  在黑暗中,切记不要站在路灯底下,不要站在光源之处,因为这样躲在黑暗中窥伺的东西,会看着最显眼的你。

  叶修正吃着,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叶修继续淡定地扒着饭,看都没看那个是人是鬼的东西。

  肩膀上还有重物压着,叶修赶了最后两口饭,手上拿着筷子,然后毫无预兆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用方便筷往后插去,令人措手不及。

  先是有一种阻力,像是戳中了什么东西,随后重物感顿时消失了。

  叶修啧啧两声,摇摇头,然后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

  只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大兄弟,头上留着血,披着长发,脸部惨白而异常扭曲。

  叶修向他打了声招呼“嘿,哥们,问一下,厕所在哪啊?”

  那个鬼,顿时就愣住了。

TBC.

评论(4)
热度(64)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