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时间的店


第二个是喻叶的故事。

@影子{}三十一画 影子

——

  店里多了一个人,一个阳光般头发的青年,很爱笑,穿着普通的运动服安安静静地坐在前台看书。

  店门口的风铃轻轻地转动,沙发上睡着一个黑色头发的人,他是这家工艺品店的老板,叫做叶修。

  窗外正在下雨,淅淅沥沥的有点惹人厌烦,空气中水分变得黏稠起来,闷闷的,叶修朝黄少天挥挥手,拿起一把黑伞打开了店门。

  黑伞很大,置身其间仿佛与外界隔离。

  “想带你去看夜空的星。”

记忆中残存的话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谁说的?

  这已经不重要了。

 

  街边房子里传出的声音非常地尖刻声音“这关你什么事,你的任务完全不做倒是去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今天你个小杂种不给我做好就等着吧!”

  女人怒气冲冲地吼完,然后撑着伞出门了,走到叶修旁边撞了一下,然后还骂骂咧咧地说“你瞎啊,在这杵着,关你屁事……”

 

  叶修退后一步,绕过这个人,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雨天,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

  房子里面有一个大约十三岁的少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将地上散落的纸张慢慢地收集起来,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将垃圾桶倒在门外的大垃圾桶里。

  雨砸在地上也砸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他好像没有感觉到。

  叶修回头看了看那个男生,像水一样,像海一样,是蓝色的。

  叶修撑着很大的黑伞站在路边,他觉得那个男生写的故事十分有趣,只是有点可惜,就这么白白被扔了。

  叶修慢慢回到自己买工艺品的小店里,将伞倚在墙上,向黄少天挥挥手,打了个招呼,走到二楼。

  从书架里拿出一本不算太厚的书,封面非常清新而又特别,作者是喻文州,一个很厉害的作家,今年的书还获得了不得了的大奖,这就是那本书,名字叫做《影》。

  开篇不知道是前言还是正文的一句略带莫名其妙的话

  [他在雨中是黑暗的影,送给了我一颗跳跃着的心。]

  这句话倒也是点了《影》的暗线。

“他”是属于男主人公回忆中的人,男主人公的回忆是阴暗的,看他的回忆,总会将人拉进深渊,在最压抑最可怕的时候,是一个下雨的日子。

 

  马上就要濒临破碎了,一切都将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那个女人最后的一巴掌是引燃导火索的星火,也是将阴暗回忆连根拔起的一根微小的线头。

  有一个撑着黑色大伞的人走过,就好像一个漠不相关的路人,一个毫无交集的过客。

  男主人公从八岁就没有了童年,八岁前是他的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也是将一个人关押入长久黑暗之前,让他沐浴一次灿烂的阳光。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爷爷去世,奶奶悲伤过度也相继去世,父母开始频繁地争吵着鸡皮蒜毛的小事,并且矛盾愈演愈烈。

 

  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人频频上门,父母开始置身事外,给年幼的男主报了一系列补习班兴趣班,早上五点五十起床完毕,晚上十一点钟上床睡觉,留给喻文州的空闲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

  噢,对,男主人公,是喻文州的缩影。

  就在那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长年累月地不到一个小时一,喻文州写了十几万字的原稿。

  原稿大致讲了,一个狐狸,是与被小王子驯化了的不一样的狐狸,看到了很多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去看过北极极光,去看过红蚁丘,去看过大马哈鱼迁徙,去过美国黄石公园,是一只见多识广的狐狸了。

  有一天,那个狐狸终于遇见它渴望遇见的人了,和别人不一样,是一个不一样的人,非常不一样,思想不同,行为举止言谈另类而独特,又非常富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狐狸被那个人所吸引。

 

  狐狸知道,那个人类和自己一样,它一直是孤独的,然后,它找到了同类。

 

  它很开心,很高兴,终于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然后那个人类……被别人视作异类,被火焰烧死了。

  狐狸现在已经不再年少了,经历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孤独,有了一段短暂地相交,又被迫忍受孤独,孤独对于它来说是多么的近又是多么地遥远。

 

  好不容易遇见了,却又要忍受分离,这样对狐狸来说太过于残忍了。

  狐狸和一切道别……

  喻文州没写完就将稿子扔掉了,在那个雨天,故事中的狐狸再也没有重新开始生活,因为狐狸随着喻文州一起陷入了最绝望之中。

  男主人公想要报复,那刻骨铭心的情感是这本书最引人注目地地方,但是这个书籍却是在女生之中最受欢迎。

  因为最阴暗的一面是回忆,影在之处,必有光明所照射,男主需要一个能够拯救他的人,而喻文州也同样是。

 

  叶修把喻文州的原稿装订修补好,重新出门去,此时门外雨歇,只有一点浅色调的阳光照耀着大地。

  门口有一个少年,焦急地在大垃圾桶旁边一下看然后又渡步着走开。

  虽然是将那个稿子扔了,但是喻文州在当时还把塑料袋锁紧,避免雨水,结果再看,已经没有了。

  少年的喻文州始料不及,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前,嘴角抿得紧紧地。

  叶修走过去,让喻文州到他的店里去,说稿子在他哪里,而喻文州点点头,朝叶修微笑了一下,却没有跟过去了。

“叮——”风铃响了,门被推动。

  一个穿着西装革履带着平光眼镜的青年进入了这个小店,喻文州将眼镜摘下来,望着叶修,那个人还是记忆之中的模样。

“我来了。”喻文州朝叶修狡黠笑了一下“想带你去看夜空的星。”

  叶修上去拿下把喻文州的稿子给他,喻文州却挥挥手,没有接,直接走了过去,给了叶修一个拥抱。

  他说“谢谢,我的……人类。”

 

故事二.END

现在已知的:1.叶修似乎可以在时间段中跨越。

 
 
 最后喻文州把叶修比作人类,他自己比作狐狸,而令他庆幸的是,“狐狸”可以保护人类了。

 

评论(4)
热度(96)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