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时间的店


没看过东野圭吾先生的解忧杂货店,但是看过简介,我写的和解忧杂货店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第一篇是黄叶的故事

赠予伯爵 @岫枽 

@骆红川 尘生

————

  阳光色头发的小孩子缠着大人要东西,看着商铺中的玩具糖果,嘴里含糊而不清的声音以及啼哭令人有些许厌烦。

 

  叶修看着外面,并没有任何动作,这不关他的事情,也没必要去管。

 

  叶修在这个小镇上生活了十几年,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年轻,可是时光就仿佛在他身上定格了。

  叶修很少出来,他有一个助手,叫做乔一帆,一般帮忙店里的事务和照看。

  这是一家工艺品店,茶色的玻璃在原木色涂过棕榈油色油漆的门上呈扇子般排列,门口有一个浅紫色却已经褪色了的风铃。

  下午阳光透过茶色的玻璃投在风铃上,上面的水晶亮晶晶地闪着。

 

  这家店很少有人会进来购买东西,门口既没有什么装饰也没有招牌,只有一个奇怪的信箱。

  信箱上写着“投进烦恼”,因为时间已久,白色的字有些残破,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太清,而且颜色变得灰黄。

  这家店好像存在了很久,又好像是新开的,真的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只是在悲伤时,失意时,绝望时,失败时猛然发现,原来有这么一家工艺品店啊。

  叶修透过单向玻璃看着外面,非常安静,这是一个背街的地方。

  一个小孩捏着一张纸投进了信箱,叶修的窗户很小,比两本书并在一起大不了多少,视角也不是很好。

 

  小孩的头发如同阳光一般,叶修的记忆里一下子就出现了上午的画面,啼哭的小孩和脸上不耐烦的大人,大人的面貌非常模糊,在记忆中如同打上马赛克。

  叶修从Loft式的阁楼下来,取出信箱里的信——那是一张纸质优良的纸,上面字迹工整且干净,下笔利落。

  这是一个小孩子的字吗?

  叶修坐在有点破皮的沙发上看这封信件。

  未知名:

  我想要一颗柠檬味道的水果硬糖,因为那颗糖会让我想起一个人,一个我很怀念的人,我已经不记得他了。

  在我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午后,太阳很晒,父母将要离异,家里盘子碗的碎片摔在客厅里,当时我很小,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灰暗的,无助的,害怕的,恐惧这一切,想要逃离。

 

  他们已经面目模糊了,五官全部消失,像一个木偶一样做着动作。

 

  他们将我带了出去,一个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把我扔下,很远,很远都没有人回头,也没有人来接我。我记得在路上哭,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很久很久,有一个人出来了。

  他的手里有一颗彩色反光糖果纸的糖果。他把我抱起来,带进了一个房子里,甜甜的柠檬在我嘴里弥漫开,好像恐惧,害怕,绝望,都消失了。

  房子里面有彩色的物品,他就坐在一个小小的沙发上,房子里就他一个人,他靠在沙发上看着我,问我愿不愿意留下。

  我说,我愿意。
                                                         匿名

  风铃响了,一个青年推门而入,阳光般的发色,脸上带着笑意,是那种很开心的感觉,又有点怀恋,他说。

 

“你们这里招人吗?我叫黄少天。”他说。

  叶修站起身,走近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

  黄少天眼睛的颜色并不是黑色的,而是偏浅色,而当阳光斜射上去,就变成了金色。

 

“我们这里招人,不过工资不是很高,但是……”叶修从衣袋里拿出一颗透明色糖果纸包裹着明黄色糖果“你可以在这里住下。”

  黄少天从叶修的手心中抓住那颗糖果,对着叶修阳光灿烂地笑了一下。

  “谢谢啦!”黄少天说,并且剥开了那颗糖果放在嘴里。

  好甜,和记忆中一样。

  故事一.END

 

  现已知:1.叶修不会老去。 2.叶修透过窗户看见的事物时间是不同的。 3.叶修店里当时没有乔一帆,乔一帆是另一个故事

  以及没看懂的人:叶修透过窗户看到以前的黄少天,他将小黄少天带到店里来,然后过了十几年,叶修的记忆此时已经消失了,他阅读着信件看着窗户里片段的回忆。

评论(5)
热度(112)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