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网戒所卧底调查[下]

治疗方式为真实所属,从那里出来的人所述[出自知乎]

希望让更多人看到。

————

  叶修没有被去做“治疗”,他做了个假,勉强混了过去,但是他也亲眼看见了那些所谓的网瘾少年到底是怎么接受治疗的。

  一个叫电子针疗仪的仪器,在虎口处,手心,手背各一根针灸针,电压等级是那种旋钮状,直接扭到底,手被电到变形,像蛋卷一样卷起来。

 

  假若一台不够就用两台。

  叶修发现,杨永信在“做治疗”的时候,可以明显感受得到他的那种兴奋和眼睛里冒着光。

  这让叶修打了个颤,完全不敢相信也完全不敢想象,所谓的网瘾治疗,网戒,会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摄像头所拍摄到的一切,全全部部都上传到叶家总部,想要观看的人可凭提交申请得到一份,二十四小时自动销毁。

  假使这些一不小心传到外界,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出一个小时,全中国大部分人都会知道,一览无遗,为了避免造成非官方非正确性讨伐和造成网戒所对还在其中人的影响,所以对此保密。

 

相传的第十三号治疗室现名为心理治疗室,里面存放的是老器材,也就是当初二零零八年被爆出来的那种老仪器。

  不服从管理的人叫做“挑战杨叔”,会去被老式仪器电击。

  两个脚心,手的虎口,人中和太阳穴被插上针灸,连着老机器,下来的时候手心的肉都是黑的,还可以闻到糊味。

 

  这是戒网瘾吗?这比戒毒还可怕。这简直可以当做是当刑罚中的电椅,结果被用在了一群“网瘾少年”的身上。

  在网瘾中心不存在人权,里面连三十多岁结婚的都有,报警也没用,家人们说这是精神病。出去还没找到律师,就又被送了进来。

  网瘾就是精神病了,网瘾等于精神病?那听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况且所谓的网瘾时间都是一群专家讨论出来
的。

  是,这里面的人是有问题,什么早恋啊,逃课啊,不服从家长管教,让家长伤透了心,然后就被送到这里来矫正,以一种病态的方法矫枉过正。

  而且这里面把一切过错都放大了,放大成侮辱人格和尊严的过错,把你的一切不对当成他们炫耀的工具,当成他们治疗有方的又一个病例,会变成他们疗效优秀的又一位见证者。

  是这里让这个孩子变得多么地优秀,打着家里人都是为你好,挽救失足少年的口号,拼命地说着以前他们是多么地人渣,现在经过我们就多么地优秀。

  每个寝室都有小室长,这个小室长明显认得叶修,带他到洗手间说话。

  “是……叶神吗?”那个小室长有点不可思议又无震惊“你……你可是得到过三连冠,怎么……怎么会。”

  叶修点点头,不说话。

  “药……不要吃,尽量表现得温顺,那个药可流弊了,吃完了连发脾气是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吃这个药体重会失控……还有,我会尽量让你不被电……”那个小室长挤出一点苦笑,随后就走了,待太久会令人生疑。

  每天早晨要叠豆腐块,寝室地上点评课之前要拖干净,桌子上不能有水痕,床上不能有褶皱,各项不合格都要画圈。

 

每天要写日记,心理蜕变,今天怎么怎么感悟,要下什么决心,写得好减圈,字数不够加圈。

    以前由日记小组的人批阅,现在直接由小室长批阅上报,所以那个小室长说尽量不让叶修被电。

  每个人负责一个公共区域的卫生,是有加减圈的,反正  做什么都有加减圈,圈的高低看班委心情。

  每周圈数总结,圈高的统一周三周四下午做治疗,也就是电击。有时候你和他有私交,圈数高的也不用做。

  在这住一个月8000多,不管饭,可以见得这是怎样的一种暴利,赚取“网瘾少年”的钱。

 

  虽然不进杨永信的口袋里,但是后来谁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

  吃的药物不止一种,有三四种,这完完全全把一个人当成精神病来治疗了,何况这根本不是治疗,出院之后也要服用半年。

  蓝雨青训营的那个小男孩看见叶修先是直接哭了,再见就表现得是完完全全当是陌生人,这是保护叶修,也是保护他自己。

 

  外面的人透过摄像机看到这些心都寒了,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来,是毁了一个人的一生。怪不得一出去就直接离家出走,自杀。

  杨永信说,在我这里的百分之九十六的都治愈了,那还有百分之四的呢?

  呵,不用想,怕是被电死了。

  拍摄第三天,被迫终止,因为叶修要打针吃药接受电击。

  韩文清以及霸图F4戴着墨镜,直接到这里把叶修带了出来,白大褂看见韩文清的脸吓得发颤,哦,感情你还有怕的。

  后续在外界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视频的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被流传了出去,幸好一切都是往好的方面走,杨永信的后台终是抵不过叶家,叶氏,王家,唐氏,楼氏等等等等。

  卧底调查没能圆满进行,但是,结局还算圆满吧。

  END.

那个医院还存在,不要轻易忘记!

评论(14)
热度(200)
  1. 叶叶叶子🍀折原甘也 转载了此文字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