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all叶】兴欣鬼屋一日游[中]

极为淡定的叶修

@骆红川 尘生♡

谁上线了~

————
 

“这里无法看见任何有关于外界的事物,我们根本找不到方向。”安文逸说道。

  而乔一帆根本无心听,他的脑袋里还在想着刚才闪过去的形单影只的影子。

---

  “不用找到可以辨别方向的东西,我们进门时太阳避着我们晒,阳此时此刻是在东边,我们正向西走进入大门,然后我们朝左转,正好就是通向餐厅的走廊。”叶修比划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走廊上有一些若隐若现的烛光,昏暗地照亮走廊,地毯上繁杂的花纹和墙上的油画,构造得异常诡异。

  油画都是人物画像,就这么严肃而诡谲地看着你,一个接着一个,油画上的人还有若有若无的笑容。

  不知何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走廊上出现一个黑影,很高,几乎快要碰上走廊顶。

  欧式建筑完美的把建筑内的高度表现了出来,也随之而来的是对不远处黑影的恐惧。

  这么高,绝对不是人,而且黑影的四肢瘦长,脑袋呈
变形状,躯干正好把出口堵住。

  进房间,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必须要找到新的出路。

  大多数的门是打不开的锁着的状态,只有极少门可以打开,叶修拉动了他左手边的门。

  开了!

  情况紧急,进去后门就自动关了,然后再怎么打也打不开。

  里面的灯像坏了一样,一闪一闪且频率极高。

  “妈的!”不知道是谁骂了一句,总之心情非常烦躁,来玩却碰上了这种鬼事,任谁也得不高兴吧。

  心中躁动不安,想要破坏,想要骂人,总之就想发泄。

  “Wrath,w-r-a-t-h,愤怒,灯光闪烁的频率是23w-18r-1a-20t-8h,按照字母拍列表来排列,每隔一个字母的闪烁就是短暂的黑暗,一个单词完毕之后会有长达五秒的黑暗然后再开始轮回。”叶修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谁想得到这些东西啊,现在本来就很烦躁。”方锐叫嚷了一声,这明显不是他自己平时的表现。

 

“我以为所有的东西都会像那首诗一样,看来是特点条件触发特定的事件。”叶修在墙上摸了一下,将灯彻底关闭。

 

“感觉突然回归平静了……”安文逸出声。

  魏琛和方锐也舒了一口气。

  “看来解决问题不止需要找破七宗罪,还要找到与之对应的事物。傲慢对应谦卑,愤怒对应温顺,嫉妒对应施舍,淫荡对应贞洁,贪食对应适度,懒惰对应热诚,贪婪对应慷慨。”叶修依旧沉着地分析。

  关灯之后,空气中却又一种血腥味,砍着什么的声音一下一下地在不知道多大的空间中回荡着,还有小女孩的哭声。

  “方锐你来说,我没喝水而且说了很多话,这时候你不应该表示表示?”叶修拍了拍方锐,示意他说。

  方锐作死,阅遍都市传说,恐怖故事,所以阅历可谓丰富。

  “关于这件事,你们都知道著名的鹅妈妈童谣吧,就是那个丽兹玻顿拿起斧头 丽兹玻顿拿起斧头, 砍了爸爸四十下。 当她意识到她做了甚麼, 她砍她妈妈四十一下。 ”

 

  方锐咽了一口口水,在这种诡异的黑暗中讲得有点毛骨悚然“可是事实证明,这是谣传,她没有杀她的父母,歌谣是教会传出来的。”

 
“是的,她没有杀她的父母,但是因为太过于顺口,流传至今,真相反而被人遗忘,被历史埋没,现在的人都被歌谣误导。”叶修接道。

  当叶修最后一句话落下之时,房间四周响起爬动的声音,房间霎时骤然降温。

  “小乔,小乔,乔一帆!”魏琛摇了摇乔一帆的肩,发现乔一帆没有了知觉。

  “乔一帆”的嘴里没有任何气息的吐露出来话语“我的葬礼没有任何人来参加,我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我的眼皮底下……”

  他的语气十分不甘和愤怒,突然又变得阴沉。“这个地方可是很棒的,我知道有一些好玩的东西。”

  “十六年,有一个丈夫失去了他的妻子,他因此精神失常。”叶修掰过乔一帆的头“看着我”

  黑暗中发着红光的眼睛诡异地看了叶修一眼,四周爬动的东西贴上了他们的脚踝。

  “我们是职业选手,手不能随便划……你们等一下。
”叶修咬破舌尖,取血空中画符。

  符咒散发出金光,也照亮了周围,许多青紫色的婴儿在灰黄的地板上拖着血迹爬动。

  不知哪里传来一阵叹息“叶修……”

  TBC.

评论(10)
热度(123)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