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伞修橙】西湖雨将歇


@君卿辞 你的伞修橙亲情向写好啦!

  里面又有不同剧组的人客串,写西湖就想把他们都写进去啊!

————

 

  四月份的西湖,细雨蒙蒙,湖面上泛起的白雾,好似白素贞撑伞在其中慢慢渡步。


  雷峰塔已倒,残塔在新的钢筋混凝土塔中被围起,残塔中在灯下熠熠发光的数以万计的一元钱硬币积了厚厚一层。

  不过这些都和叶修没关系。


  住在老旧的仓库中,苏沐秋还在抱怨下雨了,地上床上墙上全潮了。


  正好,苏沐橙想要出去玩,这么个天,待在家里简直就是找罪受。


  苏沐秋找了两把透明塑料伞,虽然娇弱这一点在苏沐橙身上是不存在的。但是叶修和苏沐秋执意让苏沐橙单独打一个伞,然后他俩一起挤一把伞。


  苏沐橙笑笑,也不推辞,等着他们一起出门。


  穿过泥泞的小巷,走到了很偏僻的地方,离得越远就越便宜,苏沐秋叶修都深知这一点。


  “咦,这里这么有一个古董店啊!”苏沐橙在前面喊到,向苏沐秋叶修打招呼。


  复古的建筑,门前的牌匾上写了两个典雅而清楚的字——哑舍。


  这是什么时候有的,但是因为雨真的下得有点大,进去避避雨也没关系吧。


  叶修苏沐秋首先到哑舍门前张望,里面没有人。


  真奇怪,没有人还不锁门。


  苏沐秋本身就没有钱,根本不想迈进去,叶修和苏沐橙倒是饶有兴趣地看了看。


  但是怕说不清楚,也就没有再多留。


  “苏沐橙,我告诉你,我看到了那个古董店里有一个很奇怪的刀,通体乌黑,我怀疑是黑金做的……以前我叔叔带我去新月饭店看到过,虽然款式不同。”叶修神秘兮兮地和苏沐橙说,却被苏沐秋一字不落地全听到了。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却赶紧把伞往叶修的头上送“行行行,大少爷,你见多识广,小心别被雨淋着,感冒了有你好受的。”


   “哥,你这么保护叶修啊,都不关心关心我!”苏沐橙嘴上酸酸地,可是脸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几乎快咧起嘴笑了。


  这样真好,有哥哥,有叶修,我们三个可以一直一直这么走下去。


  哑舍店里两个人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身着赤龙服,短发的男人和一个扎小辫子,穿着中国风的男人。


  “他们其中一人,出身大富大贵,命数极好,还有一个人,命中注定遭劫,我无能为力。”赤龙服的男人摇摇头。


  “叨扰你了,我先告辞。”小辫子男人向赤龙服的男人表示感谢。


  赤龙服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又摇摇头。


  他承受不起这等答谢。


  当然,这些事是叶修苏沐秋苏沐橙他们不知道的,他们只用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过着,即使这样的生活有时拮据,但是叶修和苏沐秋新认识了一个人很好的网吧老板,叫陶轩。


  苏沐橙的裙子就是陶轩送的,这是苏沐橙的第一件裙子,当时那个小伙子还一脸拿不出手的样子。


  苏沐橙和叶修一起坐着,看着苏沐秋神神秘秘地进厨房,拿出一盒费列罗的巧克力球当给苏沐橙的生日礼物。


  叶修很不好意思,就他没有过苏沐橙准备礼物,最后从行李箱里扒出一根不知道是哪个衣服上的别针。


  苏沐秋哈哈哈地嘲笑叶修什么衣服上居然有这样的挂饰。


  叶修脸涨红了,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直到苏沐橙当了职业选手拍多了广告才知道,这款别针是一个西服上的挂饰,单独卖要几百上千。


  这根黑羽毛水晶别针被苏沐橙现在还放在屉子里,若有若无地提示过叶修,可是叶修完全不放在心上。


  这也是以后发生的事,人生的路,还长着。

END.
 
 
 

评论(5)
热度(45)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