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周叶】魔都怪谈


其他人叶修自由心证

魔都怪谈+精神心理,白甜不要傻。

【魔都怪谈梗现实世界 —— 之后叶修被家人心理治疗催眠,因为叶修失踪了六天,被发现时靠在墙边睡着了,没有任何六天来的记忆,所以就催眠。】

--------------------

  叶修和一群人去吃烧烤,因为担心苏沐橙一个女孩子,所以叶修就送苏沐橙回家,再回自己家时,叶修发现地铁只剩最后一趟了。

  叶修进地铁,发现电梯关了,灯也开始一排排地暗下去。

  “应该还有最后一趟吧。”叶修这么想着,慢慢地往前走去。

  果不其然,最后的一趟地铁终于来了,门开了,里面有人,但没有任何人说话的声音,全部都低着头。

  叶修找了一个座位坐着,在叶修的旁边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略带羞涩地看着叶修,双手放在腿上,很乖巧的坐着。

  叶修心里感慨了一下现在还有这么乖的孩子,就转头看向周围。

  周围的车厢里人很少,只有三个人,而且低着头好像在睡觉,看不清面部表情。

  还有一个金发的青年戴着耳机,仰头闭眼,看着叶修看过来,看了叶修一眼,就又将眼睛闭上。

  地铁上的铁柱上有褐色斑驳的痕迹,地上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椅子有一些裂痕,玻璃上有抓痕。

  叶修心里感觉有点发毛,但是这是在半夜,叶修觉得这是他的心理原因,所以也就没有太过于在意。

  “&#%#*”

  “&#%#具”

  地铁开始报站的时候叶修没听清,连续两遍都才只听见了一个“具”字。

  叶修皱了皱眉,准备站起身去看地铁上的地图,但是被那个很帅的男人抓住手。

  那个很帅的男人对他轻轻摇摇头,让叶修坐下,然后顺势将叶修半搂住,让叶修起不来。

  “具……不要去,我叫周泽楷,地铁上是上海话。”周泽楷对叶修露出一个微笑,看着这张脸,叶修忘记了心里的恐惧,满心都是人类欣赏美的本能。

  带耳机的人又看了叶修一眼,将耳机取下,双手抄兜,站起身坐在叶修的对面。

  “他是孙翔,我同事。”周泽楷对叶修解释道“没事。”

  车不知道开了多久,车窗外面呼呼地风声变得越来越诡异

  “啊——呀——”

  “还——啊——来——”

  风声里响起女声唱戏的腔调,回荡在没有人的地铁里非常诡异。

  地铁的灯不知不觉暗了许多,周泽楷整理了一下黑色长风衣,一只手摩挲着双排扣,另一只手固定着叶修。

  地铁门突然打开,没有任何征兆,没有报站,没有慢下来的样子,一切就在一瞬间的时候发生。

  周泽楷站起身,拉着叶修冲出去,孙翔也跑了出来,此时他们身处的地方是充满迷雾的荒郊野外,周围阴森森的,没有任何可以提供照明的亮光。

  叶修什么也没问,被周泽楷拉着走。

  周围传来青铜铃的响声,忽远忽近,迷雾中似乎有红色在飘动,时不时传来尖啸和空灵的笑声。

  孙翔在叶修的斜后方走着,手里拿着一杆银黑色的矛。

  ——

“叶修,叶修,醒醒,不能再睡了”一双手摇动叶修的肩膀。

  叶修还隐隐约约地听见了一些话“具……陷入……不会……”

  嗯,什么?

  叶修的意识沉沉浮浮,最后陷入了黑暗。

  人的精神世界分为三层,第一层是这个世界的意识,也名为记忆。第二层是你的潜意识,你最深的羁绊相连。第三层是你从来不知道的世界,属于你最深最深的世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没有任何人,是虚无,是世界的尽头,是最初的起点,是认知的边缘。

  叶修周围都没有人,世界的时间被固定住,而独属于叶修的时间是循环流动,所以叶修可以动。

  这个世界之所以被称为四维空间是因为这个世界是有“时间”,没有了所谓的表,时间便不是一个明确的概念,在这个宇宙中,时间是不同的。每个星球的自转和公转是不尽相同的,那么时间也不同。

  空白的,残缺的,破碎的记忆。

  不同的,扭曲的,空洞的世界。

  叶修看着周围的裂缝,有一个青年的嘴张张合合。

——

“叶修,跟紧我。”周泽楷的声音在叶修的耳旁响起。

  叶修征征地跟着周泽楷,许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迎面吹了一阵阴风。

  叶修抖了抖,像是才清醒过来,转头看了看四周。

  未燃尽的黄纸在空中飘散,又不知从何处传来哀丧的哭声,异常凄厉。

  这个世界原来不是唯物的,其实一起皆有可能。

  在你没有看见的地方,它们如同我们一样生活,如同我们一样玩乐,如同我们一样有许多东西不知道,无限空间的理论。

  ——

“我喜欢你。”青年对叶修说,并且对叶修微微地笑了笑。

TBC.

这个定位表现了我的路途

评论(14)
热度(76)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