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甘也

愿这世界安好,永远没有撕逼。
纯原著小说党。
吃叶受only,all邪,狗柯,露中,金钱,周宗,伍封。
临独。

【黄叶】嫌疑人Y的献身

字数:三千字

  此篇致东野圭吾先生和《嫌疑人X的献身》,但是这文是走的非正常世界,最后的加粗是作业要求,我也很绝望啊。

 @白幽 送你的东西

  预警:黄少天没有任何事,因为他不是人!!

  为了这篇文,设计了几篇不同的大纲,最后还是找点法医的感觉吧,才定下这篇。

  我是HE小能手,不管怎么扯,到最后都能非人类的HE。

  又是【我的男友非人类】,对继URO,吸血鬼,和即将要写的鲨鱼黄来说,我怎么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写点平平凡凡谈恋爱的东西呢。

--------


  地上瓶子中的栀子花后面是翠绿色的叶片,叶片上有一点暗红色的痕迹,靠在墙边仰起头捂着眼睛的人,是叶修。

  而他面前,是瞳孔涣散停止呼吸的前来找他的前男友。

  金色挑染的头发沾染上血迹,白色瓷砖上刺眼的鲜红的血迹,那是叶修没想到的。

  他不可能去杀黄少天,而黄少天却是死在他们曾经共同的家里。

  一切都是巧合,可是,这个巧合太巧了吧。

  放在桌子上的水果刀,尖头朝着外面,而刀上留有叶修的指纹,地上被打翻的水杯,水顺着缝隙流动到恰好的地方,现在的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下午四点十分,所有的一切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处理好。

  叶修不敢往下想了,走到黄少天的身边,尸体还是软的,血液还没凝固,一切都是刚刚发生的。

一般死是30分钟-2小时尸体就会开始硬化。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黄少天的尸体该怎么处理,放到冰柜里面,直接送到殡仪馆去火化,还是去报警。

不知道,叶修不知道,叶修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帮黄少天合上眼睛。

这张嘴,曾对他说过多少甜言蜜语。

这双眼,曾多么深情地注视着他。

  叶修轻抚着黄少天的嘴唇,最后在上面留下轻轻的一吻。

  尸体还是被叶修私心保留了下来。

  被放置在卖冰淇淋的冰柜里面,叶修细细地为黄少天清理好血迹,躺在冰柜之中。

  青年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叶修也趴在冰柜旁睡着了,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叶修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咚咚咚"敲门声惊起了叶修,叶修看了看时间,现在是第二天的早上十点。

  叶修慌乱地把房间门关上,平复了一下表情,去开门。

  是喻文州,黄少天的表哥,也是当初第一个知道他们恋情的人。

  "文州啊,来这有什么事儿?"叶修故作镇定地问。

  "叶修,黄少天失踪了,他来过你这吗?"喻文州扬起一抹苦笑,这些天为了黄少天的事情几乎到处跑。

  "没有,自从和他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上了。"叶修的声线很平稳,仿佛他就是一个冷心已久的人一样。

  "如果他来过这里,请向我告知一声。"喻文州轻轻拢了拢中分的刘海,向叶修告辞。

  在门被关上之时,房间里的另一扇门被风吹开了一点点,当然,叶修不会在意这些事情,他一心只想着该怎么办。

  果然,这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已经开始找来了。

  黄少天,你到底要给我了多少折磨才肯罢休。叶修默念。

  叶修又回到放置冰柜的房间里面,不知为何,在这里,叶修感到很安心,就像黄少天还陪伴在他的身边,拉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一切有我,别怕。

  的确,黄少天也着实在他身边。

  黄少天为了逃避婚约,来到了自己的前男友家,就在三天前。

  这三天,他们像两年前没有分手一样,直到昨天,叶修失手杀掉了黄少天。

  可是,这是真的吗?

  为什么,大脑中的记忆却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点印象。


【短期记忆最重要的特征是信息保持时间相当有限。在未经复述的条件下,大部分信息在短期记忆中保持的时间很短,通常在5-20秒,最长不超过1分钟。额叶--主管思考、计划和中央执行功能;运动执行,顶叶--主管视觉和躯体空间感结合的躯体感知,颞叶--主管语言功能和听觉,并涉及长期记忆和情感,枕叶--感觉和视觉处理】


  这如果回忆不起来,那么就根本不知道真相,就算人是叶修杀的。

  睡觉,赶紧睡觉。

  叶修知道有一个非常有用的方法,记忆会体现在梦中,但是这个方法并不是很可行,如果要完成,也许还要借助催眠师的帮助。

  今天要睡在黄少天的身边,叶修如是想着。

  他真的非常期望【黄少天】半夜来找他,这样最起码可以知道真相,所以叶修彻夜没睡。

  对,叶修完全不害怕这些,要不是以前的一场事故,和黄少天在一起,他此时就是一名法医。

  可惜,他不是,他也不是一个无神论的唯物主义者。

  叶修出去搬被子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一扇门被风吹开了。

  叶修进去才发现,这个房间的采光很奇怪。

  这怎么以前没有发现。

  巨大的光斑将房间从中间一分为二,明亮的地方好像置身于太阳之上。而黑暗的地方确是比极夜还要黑暗,浓的成为实体,要将人吞没。

  地板上发现了一些闪着光的东西,叶修去够,发现这是黄少天的头发,挑染的金色的头发。

  什么时候黄少天到这个房间来过.......咦!!

  叶修突然倒抽一口凉气,这个房间,在他的记忆之中,就根本没有打开过。

  因为这扇门是锁着的,那么,门是怎么开的?

  黄少天是这几天进去的,那么是怎么进去的,这里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幻感觉器官缺乏客观刺激时的知觉体验,并且与真正的知觉体验有相同的特征。

  "不会是这样吧......"叶修暗暗渡步,思考着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还是先把门关上为好,去看看黄少天的身上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特征。

  叶修把空调开到18度,费尽周折地把黄少天又拖出来。

  打开祛湿模式,因为刚拿出来的尸体比周围的气温都低,空气容易在上面凝结成水珠,这样会对叶修造成一定的麻烦。

  费力地把衣服剪开,僵硬的尸体已经不能活动关节,又加上低温保存,更加难弄。

  摸上熟悉又陌生的躯体,叶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除了刀伤就真的检查不出什么,叶修觉得黄少天的事保准得怀疑到他的头上,尸斑的沉淀因为叶修而移位了。

  一般来说,尸斑在死亡后2~4小时出现,经过12~14小时发展到最高度,24~36小时固定下来不再转移,可是到现在,黄少天也不超过二十个小时。

  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叶修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

  叶修不去想任何东西,铺好地铺,就这么守在这里。

  脑袋里什么也没有,闭上眼睛只有一幕幕惊悚和更惊悚的画面,都不知从何而来。

  傍晚将近,叶修出去吃了晚饭,喝了一点果汁。

  不过果汁是奶茶店里鲜榨的,虽说是鲜榨,但是水果熟的都带酒精了。

  叶修喝了一小半,头有点晕晕的,回到家时,天已经暗了下去。

  那扇门又被打开了一条缝,现在是橙红色的落日色和黑暗交并着。

叶修感觉自己离真相又近了一步,不过还是把门关上了。

  半夜的时候,叶修想上厕所,晕乎乎地走向厕所,完事后回来,那扇门大大方方地开着,地板上全是繁星的光点,房间里布满白色的光晕,黄少天转过头,朝着叶修一笑,巨大的白色翅膀挥动出光芒。

  幻觉?还是梦?

  叶修不知道,但是还是一步一步地朝着黄少天走去。

  一切刹那成为碎片,叶修从梦中惊醒,落寞地抱着被子。

  去冰柜那查看......

  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尸体自己不见了。

  叶修正准备回头,眼睛被一双有温度的手捂住。

  另一只手禁锢着叶修,尖利的牙齿在肩头移动,狠狠地咬了上去,但是并没有叶修想象中的疼。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叶修,你杀死了我"的心,黄少天在后面补上。

  结果叶修反过手还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问道"你是怎么被我杀死的?"

  黄少天把叶修转过来,脸对着他,装作恶狠狠的看着叶修。

  瞳孔变成竖直兽瞳,嘴里的尖牙,眉眼却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相貌。

  叶修突然轻笑了一下,倒在黄少天的怀里。

  叶修两天只睡了区区几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忙活黄少天的事,掩饰证据,处理尸体,精神上的压力大于身体上的压力。

  黄少天轻哼了一声,横抱起叶修打开那个房间,黑色的羽翼张开,没有一丝一毫的光透进来。

  房间里开始亮起来,脚底下开始咕嘟咕嘟的变成黑色的水。

  把叶修和黄少天吞没进去。

  等周围亮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在最上照射着人间。

  叶修已经醒来,先是给黄少天一拳,在准备给自己一拳,被黄少天急忙拦下。

  "我错了,叶修,没有告诉你,我其实是堕天使。"黄少天抱着叶修,声音带点委屈,但是动作十分雷厉风行。

  呵呵,叶修在心里说了一句,但是还是回抱住了黄少天。


  那就是关于他们荒唐又令人悲悯的那段时光的全部故事了。


   END.

评论(6)
热度(118)

© 折原甘也 | Powered by LOFTER